【小城舊事】(完)作者:黛欲   人妻小說 
 字數:13461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br>
                 引子

   又是江南三月天,走在細雨靡靡的湖堤上,張峰不禁想起兩年前在此地的一 段舊情。今天已經最終完成此次來這個江南小鎮的任務,心情很是輕松,想起當 年為了一個特殊使命,選定在這個小鎮進行,操作復雜的任務的同時,也倍感孤 寂,便經常光顧一家桑拿俱樂部,記得好像叫做春月塘桑拿俱樂部,那段舊情就 發生在這個俱樂部里。

              第01章偶遇春月塘

   夏夜的風撫在臉上感覺也是濕熱,盡管只穿著T恤,張峰還是汗漬漬的,晚 上無事可做,便信步游蕩,遇見一家桑拿,便進去了。里面不是那種豪華氣派的 大場面,但玲瓏精巧,很干凈,人也不多,這正和張峰的心意。

   在很熱的清水中浸泡良久,張峰感覺血脈舒暢,又蒸了一會兒桑拿,這才開 始搓澡,搓澡的小伙很賣力,連搓帶敲背捏頭,弄得張峰肌肉松弛心情松懈,很 是愜意。

   穿好休閑浴服,走進昏暗的休息大廳,張峰頓時感覺到與那些大浴場的氣氛 不同,這里顯得清靜溫馨。坐進舒適的躺椅上,一個服務小姐悄悄走了過來,溫 言軟語地問道:「老板,你想喝點什么?」

   「哦來杯冰礦泉就行了?!?br>
   「好的,請稍候!」

   功夫不大,小姐端來一杯冰礦泉,采用標準的日式跪姿遞給張峰。

   「呵呵服務蠻好的嘛!」張峰沒想到這小桑拿里竟然有如此規矩。喝著冰爽 的礦泉,閉目聽著大廳里悠揚的清音樂,體會到別樣的閑情逸致,與那些嘈雜喧 囂張揚炫耀的大浴場很是不同。

   大概夜已深了,大廳里竟然只有張峰一人。

   「老板我給你按摩腳好么?」一個極溫柔的聲音在張峰耳畔響起。

   睜眼一看,原來一個圓臉但蠻漂亮的小姐正跪在自己身側,眼里充滿渴盼。
   張峰不忍拂了這嬌美的人兒的期望,便點點頭,繼續閉目養神。這小姐很感 激張峰,便殷勤地按摩起來,很認真,手法也很地道。

   「我叫劉紅,老板要是覺得我按得不錯,以后請多關照?!辜歐宀謊雜?, 按腳小姐只好開口自我介紹。

   「哦要是你手法果然有特別之處,我自然會常關照你的?!拐歐騫室獍選柑亍”稹茍旨又亓擻鍥?,似乎曖昧地暗示什么。

   「嗯?!剮〗憬棵牡厙嶸α艘桓觥膏擰棺?,隨即已經按摩到大腿的溫軟小 手便探進了張峰的褲頭,在大腿根部使勁揉了起來,有意無意地碰觸張峰那一團 男人獨有的軟肉。

   「哇賽!」張峰暗暗叫爽,這種若即若離的碰觸,最能撩情,男根已經被弄 得辦勃起了。

   張峰于是睜開眼睛,看看坐在身邊正在按摩的小姐,與她的眼波遭遇,她便 流露出嬌羞的神情,更顯得嫵媚!她人很豐滿,鼓鼓的胸正隨著她的動作在搖晃, 看起來很有份量。

   「你電著我了?!拐歐宥核?。

   她便更加臉紅,羞怯地低下頭,但按摩大腿的兩只手卻騰出一只捂住了張峰 鼓鼓囊囊的肉袋,搞得張峰渾身一顫,電麻的快感彌漫周身。

   「喔……」張峰不由得輕輕叫出聲來。

   「嘻嘻,老板,我按得好么?」劉紅沒有抬頭,卻斜睨雙眼,羞答答地探問 張峰。

   「呵呵好好沒想到這小地方還有這么好的按摩小姐?!?br>
   張峰的鼓勵更增添了劉紅的信心,雙手便著意服侍張峰的敏感區:大腿內側 輕輕滑過肉袋根部緩緩揉捏半硬的肉棒再溫柔套弄幾下,甚至把尖尖玉指摳進肛 門一點點。這純熟的手法直撩得張峰火起,小腹發脹。

   正待繼續,卻喊到時。

   「老板要加鐘么?」劉紅嬌嬌地輕問。

   「當然小妞,你給我點了火,我還能走么?」

   「好的一定讓你爽!」劉紅高興地告知吧臺加鐘,然后干脆跪在正面,分開 張峰的兩腿,兩手從兩只褲管里探進來,在大腿根部合攏,專心按摩起陽物來。
   劉紅的手法很是高超,她清楚如何撩撥男人,只在大腿根肉袋根屁眼周圍摩 挲,卻不去直接套弄肉棒,搞得張峰麻癢異常卻始終不解渴,不過一直處于這種 亢奮情緒倒也是一種享受!

   就這么摸弄了很久,張峰感覺肉棒漲得酸痛,腹內有火熱的巖漿想要找到出 口,于是老練的張峰便說:「小妞,我給你簽200小費,你會怎么做?」
   「哦!謝謝老板?!沽鹺煜勻緩艸躍?!

   一個鐘她只能提20元小費,這男人一下子就另簽200小費!等于我一下 子干了十個鐘,真是好人!

   劉紅也不含糊,反正大廳里只有這一位客人,于是便干脆扒下張峰的褲頭, 張開紅潤的嘴唇,吸啜起來。

   這一下,反倒令張峰倍感難堪!左右看看,沒有別的客人,也只好由她去了。
   「咿呀……」

   小妞的口技實在不俗,連同兩手揉捏肉蛋,把個張峰爽得渾身如無骨,靜脈 暢通。最終射在劉紅嘴里,劉紅也不吐,瞪著漂亮的雙眸,看著張峰「咕嘟咕嘟」 竟然全部咽下了。然后又細心地給張峰舔干凈,穿上褲頭。

   「老板滿意么?」劉紅貼著張峰耳根輕聲詢問。

   「嗯,很好,真的很好!以后我會常來?!?br>
   「老板今夜睡這里么?」

   「嗯……」

   反正一個人,睡賓館也是睡,就睡這里無妨,「嗯,就睡這里?!?br>
   劉紅便給張峰蓋上大毛巾,悄然退去,一會兒拿來簽單,張峰便簽了200 元。

   劉紅感激地輕吻了一下張峰,走了。

   「??!真舒服!」張峰有些困頓,便閉眼想睡了。

   迷迷糊糊之中感覺好像有人在輕輕撫摸自己的小腹,睜開眼睛一看,「咦?」
   一位妙齡少女正含情脈脈地倚躺在自己身邊,一手撐著頭一手在放肆地摸弄 張峰的陰部。

   「哦?你?」張峰看著她大膽的眼神,不知她想干什么?

   「大哥,你好爽!關照小妹我一下吧,我今天一天都沒客人?!辜阜粥瞧浮》職г夠褂屑阜制蚯?。

   「哦我都按過了呀,現在困了?!?br>
   「大哥到我房里睡嘛,那里比這舒服,我還會讓你更舒服?!剮℃さ氖忠丫∵≌歐宓娜獍?,在加力。

   「你?……」張峰顯然不太明白這小妞為何膽敢親自拉已經按摩過的客人。
   「嘻嘻,劉紅都跟我們說了,大哥是豪爽之人,最關照妹妹了?!?br>
   小妞又嗲嗲地湊近張峰耳朵,小聲說:「還說你這個很大,我好喜歡呦!」
   小手捏了捏肉棒。

   「呵呵,鬼丫頭!你怎么會有單獨房間?」

   「我是做泰式推油的,走吧,求求你了?!剮℃ぜ歐迕揮屑峋鼉芫囊饉?, 便強拉著他起身,往后面走去。

   路過后面一排閑聊的小姐們時,她們爆發出一陣淫浪的笑聲,「好好享受吧, 老板,她可是這里的好手,哈哈哈?!?br>
   進得房間,看看干凈整齊,一張席夢思靠墻放著,除此之外就是一張梳妝臺?!〉故喬獎諍投ヅ鏘馇兜拇缶底雍苡刑厴?。

   「大哥,我叫李冰,上床吧?!?br>
   張峰細看這妞,約有20歲,真是很漂亮,豐滿的身段,細腰肥臀,尤其一 對超大的乳房,把薄薄的襯衫胸襟撐得鼓鼓的,倒是泰推的專業身材。

   李冰給張峰脫光了衣服,自己也大方地脫了上衣和短裙,卻依然穿著黑蕾絲 內褲。

   「咦?你怎么不脫這個?」

   「我們泰推都不脫的?!?br>
   「哼哼,那還說什么讓我舒服?」張峰有些溫怒。

   「大哥不要急嘛,對別人不脫,對大哥當然要脫了?!估畋底瘧鬩裁皇裁礎⌒呱贗壓飭?。然后就要上床工作。

   「別,讓我先欣賞欣賞?!?br>
   張峰示意李冰站在地上,欣賞著她美麗的裸體,此時的李冰倒被看得有些難 為情,羞羞地說:「老這么看,一會兒該到時了?!?br>
   「哦,那沒關系,你要是愿意盡心服侍我,今晚我就把你包了?!拐歐宥⒆擰∷且淮勻崦賴某苊?,目光象是粘粘的舌頭,舔著那恥毛,令李冰渾身酥癢。
   「真的嘛?謝謝大哥?!估畋咝似鵠?,故意擺出各種風騷的姿態,讓張峰 看,還學著脫衣舞的淫姿,揉摩自己的碩乳和花園。

   「來吧?!?br>
   張峰愜意地躺下。李冰便爬了上來,讓張峰先趴著,給他后背涂上油,便把 一對軟軟的巨乳壓在上面,開始推摩。后背傳來舒服的麻癢,張峰閉目享受著, 慢慢地推摩到屁股,兩團乳肉和兩團臀肉的互相擠摩,產生奇妙的快感,張峰身 下的肉棒開始充血。

   「大哥,翻過來吧?!估畋嶸贛?,扶著張峰躺下,開始推油前胸,再慢 慢往下,到了小腹,便用一對乳房夾起張峰的肉棒往復擠壓,龜頭已經漲大紫紅, 被油涂得光光亮亮。

   「真是好大呀!」李冰愛慕地輕吻一下龜頭,還用舌尖挑了一下馬眼。
   時間好快,泰推的基本動作似乎就要完成了,李冰于是便嬌媚地說道:「大 哥,既然你這么關照小妹,小妹今天就破例服侍你,給你弄些絕活!對別人我可 是從未用過呦?!顧底?,便開始舔弄張峰的乳頭。

   麻麻的感覺,令張峰很舒暢,不過心想:「哼,小婊子,嘴倒會說,恐怕天 天要對客人說這話?!?br>
   李冰的舌頭靈巧地運動著,把張峰的耳窩耳根乳頭脖子都一一舔過,然后移 師往下,開始舔肉袋肉棒龜頭??詡己蓯橇說?,絕非初次為之。

   「大哥,你蹶起來,我給你上點絕活?!?br>
   張峰便趴跪起來,分腿蹶臀,立刻感覺到一條溫軟的小舌開始攻擊敏感的菊 蕾,「哇!……好麻!」張峰此時才感到比之其他部位更加強烈的快意。

   李冰一條特長的香舌,先是在菊門舔啜,然后順著陰溝,一路舔下去,直達 肉袋龜頭,再回來往上直舔到菊門,還時常把舌尖拱進屁眼,直腸內壁嫩肉被舌 尖刮舔的感覺真是爽透后腦!

   看看張峰的肉棒已經青筋爆凸了,李冰便媚笑著對張峰說:「大哥,你躺下, 別累著,小妹讓你爽?!?br>
   張峰知道她想干什么,便躺下,一條肉棒怒指頂棚,李冰便騎蹲上來,小手 抓住粗大的肉棒,導入自己的淫穴中,上下套動,肥大的屁股還左右扭擺,窄緊 的陰道攥住侵入的肉棒旋扭著。

   好久好久,李冰已經累得氣喘噓噓了,張峰卻依然硬硬的,也不射,李冰只 好告饒:「大哥,你真行!還沒人能過我30次的大關,我真的沒勁了,求您自 己來吧?!?br>
   「呵呵,好吧?!?br>
   于是滿身香汗的李冰便趴蹶起來,等著張峰的插入。

   戲女高手的張峰豈能如此簡便?于是便也伸出舌頭,舔弄李冰的花蕊。
   「嗯!……咿呀!」在張峰嫻熟的舌技的挑逗下,以賣屄為業的李冰也不由 得發情情來,哼哼呀呀地淫叫不止。

   張峰見把李冰的欲火點起來了,這才跪起來,龜頭低住桃源密洞,「噗嗤」 一聲,連根插入,老練的張峰不急于噴射,慢慢抽插著,細細品味李冰這小妞稚 嫩多褶的腔道。

   年輕但成熟的李冰此時也無法抑制自己的情欲,也不必抑制自己的情欲,隨 著張峰的抽插,竟被奸淫得連續高潮,淫叫不止,倍感舒爽!

   張峰奮力挺進,在李冰高潮的顫抖中,乘其不備,「噗嗤」一下,把個粗大 的鋼棒深深插進她嬌嫩的菊門里。大概由于肉棒很滑,也由于李冰處在高潮當口, 竟也未造成太大痛苦,硬是讓張峰奸了屁眼。

   張峰還不知道,這乃是李冰菊門的初次。得意性起的張峰,一條巨蟒在兩個 肉洞里進進出出,恣意肆虐,高潮連連的李冰唯有趴蹶在那里承受,根本無力拒 絕什么,任憑張峰隨意奸淫。

   她也是第一次被客人真的奸得爽極!嘴里流出淫靡的口涎,兩手握著虛拳, 全力承受著陰道和直腸內壁傳來的巨大快感!到后來,李冰簡直被連續的高潮弄 得神志不清,趴在那里就如一具肉玩具,嘴里嗚嚕嗚嚕地淫叫。

   大約抽插了上千次,張峰才放任自己的火熱巖漿噴灌進李冰的屁眼,待拔出 巨大的龜頭時,李冰的肛肉被帶翻出來,鮮紅的嫩嫩的還沾著精液,兩片淫唇也 給操翻了,紅腫著翻開,長長的淫涎垂掛下來。李冰趴伏在那里一時動彈不得。
   「小妞,該干活了?!拐歐逄上?,喊著李冰。

   李冰這才強忍著麻痹感,艱難地轉過身子,埋頭于張峰小腹,開始舔啜那根 剛剛征服了自己的身心的巨大肉棒,肉棒上還沾著黃白不堪的漿汁,李冰此時也 品不出什么屎臭味了,好似在吮棒棒糖,極盡心意地舔得干干凈凈。然后便癱軟 在張峰的臂彎里,倆人混混然睡去。

              第02章初識美琦

   偶然發現春月塘是個很妙的休閑之所以后,張峰便時常光顧,甚至天天夜宿, 很快不僅與這里的老板經理混熟,就連搓澡的服務生和小姐們都混熟了。尤其小 姐們,見張峰出手大方,人又英俊文雅,個個都巴結他。

   這里共有九個小姐,兩個做泰推的漂亮小妞已然被張峰不知奸了多少次,按 腳的小姐倒是有很多,有的是做按摩的小姐兼做按腳,不過試過幾個之后,終究 選定劉紅專按,按摩的小姐有幾個年齡偏大的,盡管十分巴結張峰,主動奉獻肉 體,但張峰還是喜歡年輕漂亮的,所以不再找那些大姐做,最后泰推的李冰吳妍, 按腳的劉紅成了張峰的專寵,每次來都會照顧她們幾個鐘。

   只是這全身按摩,尚未有特別滿意的,不過張峰倒是注意到這里有位韓式松 骨按摩小姐,叫美琦,氣質不凡,談吐高雅,只是不太愛說話,也從不巴結張峰, 一副冷美人的模樣,客人也不多,常常安靜地坐在后面,不聲不響,但是好像老 板經理都很尊重她,其她小姐們也很尊重她。張峰決意要撩撩這個美妞。

   一天,張峰單點美琦,美琦便禮貌地把張峰引進自己的按摩間。里面布置得 典雅溫馨,一股淡淡的幽香沁人心脾。張峰躺在按摩床上,靜靜地享受著美琦嫻 熟的手法。

   「聽說你是大學生?」張峰開口說話。

   「嗯!」

   「怎么做這行?」

   「家里缺錢唄?!?br>
   「干了多久?」

   「快兩年了?!?br>
   「呦!蠻長的嘛,一直在這里么?」

   「嗯,老板不讓我走?!?br>
   「你每月能掙多少?」

   「三千左右吧?!?br>
   「哦哎問你個問題,你說月收入多少算富人?」

   「嗯!……」美琦想了想,說道:「大概怎么也得超過1萬吧?!?br>
   「哦……一萬?!?br>
   「大哥,你是做什么買賣的?」輪到美琦發問了。

   「嗨,瞎弄唄,什么都胡亂做一些?!?br>
   「你肯定是做大買賣的,要不怎么天天上這來,來一次就消費一兩千,一個 月恐怕要消費四五萬吧?!姑犁撓鍥瀆崴岬南勰?。

   「嗯,大概有吧,不過我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留著錢也沒用,不如享受了?!?br>   「呵呵,你倒真會享受!不過我可不信你沒老婆,這么好的男人,說不定有 多少漂亮妞追呢?!?br>
   「原來有,離了?!?br>
   「為啥?」

   「嫌我太花心唄?!?br>
   「嘻嘻,你倒實在,你可真是夠花心的,知道我們給你起的外號么?」
   「不知道,什么?」

   「大花貓,咯咯咯?!姑犁鹛鸕匭α?,笑聲醉得張峰心旌馳蕩。

   「哈哈,是夠花的,不過我也是無可奈何,男人嘛,應酬很多,不得不花?!?br>   「哼哼,你們男人??!哎……」

   「哎你結婚了么?」

   「沒有?!?br>
   「有對象么?」

   「沒有?!?br>
   「嗯?你這么漂亮,又是大學生,怎么會沒有對象?」

   「哎!……難??!有錢的找不到,追我的都是窮光蛋?!?br>
   「哦?你倒這么實在?要找有錢的?」

   「是呀,沒錢怎么生活?何況我還要養活老娘?!?br>
   「哦?你娘怎么了?」

   「沒什么,就是家庭婦女,身體又不好,妹妹和弟弟都沒有工作,全靠我一 人養家糊口?!?br>
   「呦,真是難為你了。那你敢找有錢人么?不是說男人有錢就學壞么?」
   「這也不能全看反面,男人沒錢也一樣會學壞,再說沒錢就是再好,又能怎 樣?連老婆都養活不了,還算什么好男人?再說,男人學壞老婆也有責任,誰讓 她沒能耐吸引住老公呢?」

   「哎呦呦,你的見識真是令我吃驚!你能吸引???男人總是花心的本性,我 就是活例證?!?br>
   「哼哼,我要是嫁了老公,天天讓他爽得在外面再沒精力去花心,時時想著 回家跟我在一起?!?br>
   聊到這里,美琦已經開始按摩張峰陰部了,柔緩的手法倒是的確令張峰迷醉。
   「哇!你真行!我服了!有點想娶你了?!拐歐逑匪檔髑櫚幕?。

   「好呀,只要你能養活我和我老娘,我就嫁你?!?br>
   「哎呀呀,那可太好了!你有什么條件么?」

   「我自己到沒什么,不過要給我老娘買一處住房,現在租住的地方又小又陰 濕?!?br>
   「那你要多少錢能養活呢?」

   「無所謂啦,有吃有穿有住就行唄,反正李冰她鐵子每月給她五千零花,還 經常給她買衣服首飾什么的?!?br>
   「哦李冰大概很有錢吧?」

   「嗯!她做泰推,提成多,每月差不多能賺一萬呢。她是我最好的姐姐,還 有吳妍劉紅,我們姐妹四個最要好,也是這里最漂亮的四朵花,你還真有眼光, 四朵花都讓你給霸占了,嘻嘻?!?br>
   「是嗎?不過我可沒霸占你呦,我倒是有這心?!?br>
   「那好呀,不過你太花心了!」

   「那好,以后我就專找你,不找別人了?!?br>
   「哼哼,我不信?!姑犁財滄?。

   「真的,我保證,從今天做起,今晚我就睡你這里了,包宿,行不?」
   「行倒是行,不過我可不干那事,你能憋???」

   「看你說的,跟她們那是瞎扯,對你我是真動心了!哪能不尊重你呢?」
   「好吧,看你一片誠心,今晚我就留你吧?!姑犁娉值卮鷯α?。

   是夜,張峰擁著美琦安靜地睡了一宿,果然沒有亂來。

   早晨,張峰要帶美琦出去吃早茶,美琦委婉地謝絕了。

   第二天,張峰晚上進來時,先送上一大包「水晶之戀」果凍,和一盒雀巢咖 啡,美琦笑納,張峰果然不再找旁人,美琦便連身子帶腳通通給張峰按摩一遍, 然后兩人聊天。日子就在這樣的淡淡情調中一天天過去,美琦與張峰的關系也日 益親密。但終究沒有過分之舉。奇怪的是李冰吳妍和劉紅幾個小妞再也不主動找 張峰了。見他來,便溫婉地笑笑,然后便喊:「美琦,水晶之戀來了?!?br>
   這日下午,美琦正在和幾個小姐聊天,吧臺服務生捧著一大捧紅玫瑰和一盒 蛋糕進來。

   「呦,大貴,誰的呀?」

   「美琦姐的?!?br>
   「是嗎?」美琦很是風光,高興地接過玫瑰和蛋糕,打開一看,里面寫著: 美琦小姐生日快樂!「哎呀呀,這蛋糕好大呀!大概要400多塊錢呢!」
   「這一大捧玫瑰恐怕也有上百只吧?5元一只,就是500塊!」

   「說對了,99只玫瑰?!?br>
   「哇賽!美琦好有面子!誰送的?」

   「嗯?沒寫!」

   「大貴,誰送的?」

   「我也不知道,蛋糕店送來的,還有這個?!勾蠊笥值莨話桿е怠埂〉墓?。

   「哦水晶之戀!」小姐們齊聲喊出水晶之戀的名字。

   「美琦,他對你可是夠誠心的!」李冰沖著美琦做鬼臉。

   「呵呵,去你的!」美琦心里甜美,嘴里卻支吾,「來,吃蛋糕?!褂謔切 〗忝欠殖粵說案?。美琦心里甜絲絲的,回到自己房里瞌睡。

   朦朧之中,聽得外面又喊:「美琦,水晶之戀來了,咯咯咯?!?br>
   美琦慌忙出迎,看見張峰剛好走到跟前,便情不自禁地吻了張峰一下。
   「好呀……咯咯咯……好」小姐們起哄鼓掌。

   李冰卻不饒人,以戲虐的質問口氣說道:「水晶之戀,人家美琦過生日,你 不會就送個蛋糕完事吧?」

   天吶!這要是沒有準備,還真讓張峰尷尬!

   美琦擔心張峰難堪,便急忙攔住李冰:「不要管她,謝謝你送我的花?!?br>   張峰此時倒顯得從容不迫,緩緩開口道:「既然小妹都發話了,哥哥我怎好 意思呢?來,我給你戴上?!顧底?,竟拿出一條璀燦的鉑金項鏈,給美琦圍到白 皙的脖頸上。

   「哇!……」一片驚嘆。

   「來,把手伸給我?!拐歐謇鵜犁南訟擻袷?,又給她戴上一枚鉑金戒指。
   「哇!……快過來,讓咱們看看?!?br>
   小姐們把美琦團團圍住,艷羨地觀賞著漂亮的項鏈和戒指。美琦也感到無尚 榮耀,美滋滋地任她們看。

   「哇!水晶之戀好氣派!這項鏈要2688元呢,我昨天還在商貿大廈看見 呢,買不起。嘖嘖,真漂亮!」

   「嗨這個戒指也要800多元!」

   「嗯!恐怕不止800?!拐餿盒〗忝且槁哿撕靡環?,羨慕了好一番。張峰 就站在她們后面看著她們鶯聲燕舞地亂做一團?;故搶畋毓獨?,對美琦說道: 「妹妹,你真應該好好謝謝水晶之戀,人家對你可是一片癡情呀!」

   「那還用說?」美琦無比驕傲地站起來,竟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地撲進 張峰懷里,仰起粉嫩的俏臉,微張性感的朱唇,熱情地吻上張峰的嘴。張峰便也 只好擁抱住美琦,當眾熱吻起來。

   「啪啪啪啪」小姐們激動地熱情鼓掌。

   在掌聲和哄笑聲中,張峰擁著美琦進按摩間去了。進了屋里,美琦自然是更 加熱烈地親吻張峰,好一陣子,才嬌嬌地說道:「謝謝你,沒想到你還記得我生 日?!?br>
   「怎么會忘記呢?我現在整個身心都被你吸引了,我在追你呀,一直追到你 肯嫁給我?!拐歐迓ё琶犁?,兩手在后面撫摸著美琦圓圓翹翹的豐臀,這次,美 琦沒有躲避,任憑張峰撫弄。不過張峰并未過于放肆,他知道如何收放。

   張峰至此以后,時常送些小禮物來,弄得美琦十分有面子,小姐們都十分羨 慕美琦,也逐漸把張峰看成是美琦的鐵子了。

              第03章初識張峰

   一日閑聊,李冰問美琦:「美琦,水晶之戀怎么好久沒來了?」

   「我也不知道,想必生意忙唄?!蠱涫得犁膊恢澇?,只是掩飾自己的 難堪。

   「那你給他打電話呀?!?br>
   「我……我也不知道他電話?!姑犁晃揶限蔚鼗卮?。

   「???他那么追你,連電話都不知道?」劉紅驚訝。

   「那他到底叫什么名?」

   「不知道?!姑犁牧晨擠⑸?。

   「???」小姐們又是一驚。

   「那他到底做什么生意?」

   「干脆說他到底有多少錢?」

   「我真的不知道?!姑犁行┥?,也有些無奈。

   「咦?這就怪了?他不是追你么?那你想不想跟他?」

   「我……說不好……我其實現在也不太了解他?!姑犁テ廝黨穌馕弈蔚摹⌒納?。的確,在張峰的追求攻勢下,美琦已經開始動心,可是真的不了解這個大 方而神秘的男人。

   「叮呤呤」吧臺電話響。

   「美琦姐,有人找?!?br>
   「誰呀?」

   「不知道,男的?!?br>
   「一定是水晶之戀,快去吧?!剮〗忝嵌疾率欽歐?,美琦也心急火燎地奔去 接電話。

   「喂……???真的是你?……你好狠心呀……這么多天不來看我?!姑犁印∪簧誦牡萌壤嵊裊?。

   「美琦,對不起,我這幾天出門辦事去了,今天剛回來,我向你賠罪,請你 吃午飯怎么樣?」

   「嗯……好吧,不過我要帶上姐妹?!姑犁蘢勻壞亓髀凍鋈黿康目諼?。
   「行行?!?br>
   「在哪?」

   「海上皇宮怎么樣?」這是本地最豪華的酒店,一頓飯沒有幾千是甭想結賬。
   「嗯,我馬上過去?!狗畔碌緇?,美琦就象缺水的鮮花剛被淋過甘露一樣, 滿面春風得意,搖擺著纖細的蠻腰,走到小姐們跟前,說道:「是水晶之戀,前 幾天出門了,今天剛回來,請我去海上皇宮吃飯?!?br>
   「哇賽!真高檔!帶我去吧?」李冰先搶著去。

   「也帶我去吧,我還沒去過那里呢?!刮忮艙乓?。

   「那也帶我去?!沽鹺煊行┎桓市?,便也發話。

   「行,都跟我走吧?!姑犁蓯塹靡?,心想這「水晶之戀」總能在關鍵時刻 給她面子。

   美琦李冰吳妍劉紅,四朵花在其她小姐們的嫉羨目光里,扭著性感的屁股, 走了,去赴豪華午宴了。

   「哇!這里真氣派!」

   走進張峰包的貴賓房,里面裝修豪華,寬敞的客廳里擺著真皮的意大利沙發, 整套餐臺椅子和家具都是白色意大利貨,鑲的金邊發出炫目的華光。

   服務小姐恭敬地接過女士們的坤包放好,引領她們入座。張峰特意起身為美 琦搬椅子,十足的紳士派頭,讓美琦萬分受用,美目傳情,迷離地看著張峰。
   「你也坐吧?!?br>
   張峰于是坐在美琦旁邊。

   精美的海鮮極品一道道端上來:鮑魚龍蝦燕窩魚刺海參大閘蟹等等等等,都 是這些小姐們從未見過的高貴食物。

   美琦還算矜持,另外三個小姐可就大吃特吃起來。每人身后還站著一位服務 小姐,隨時為客人收拾臺面斟酒夾菜,服務極其周到。

   最后又端上來一個精致的盤子,蓋著絲巾,服務生報號:「清蒸翡翠?!?br>   「嗯?從沒聽過這菜名?是什么?」吳妍急切地問道。

   「這是我專為美琦小姐點的?!?br>
   「??!……」吳妍吐吐舌頭,紅了臉。

   服務生掀開絲巾。

   「哇!……」眾小姐包括服務小姐都驚嘆。

   原來盤子里是一只肉紅色瑪瑙項鏈墜和一對碧綠晶瑩的翡翠手鐲。

   張峰拾起項鏈墜,給美琦掛上,早先那條鉑金項鏈現在已是美琦的炫耀和最 愛,所以一直戴著。然后,張峰又拿起鐲子,給美琦白嫩的藕臂戴上。白凈豐腴 的手腕,配上晶瑩碧綠的翡翠鐲子,十分誘人漂亮!張峰情不自禁地拉起美琦的 小手,輕輕吻了一下。

   「這是我剛從云南買回來給你的?!?br>
   「真漂亮!水晶之戀,這得好多錢吧?」李冰最直接了當,想搞清它的價值。
   「呵呵,這對兒翡翠鐲子一萬八這只瑪瑙墜子七千?!?br>
   「?。??這么貴?」李冰驚嘆,還稍有幾分懷疑。

   「這還算便宜呢,翠華珠寶店里的翡翠鐲子,要一萬二一只,我看還沒這晶 瑩呢?!刮忮莧險嫻厥鴕?。

   「哇!美琦你好幸福呦!」幾個姐妹恭喜美琦,充滿喜悅的姐妹之情也充滿 嫉妒的艷羨之意。

   美琦嬌美的臉上飛起兩朵紅暈,羞怯地低著頭,象個剛出嫁的美嬌娘。
   吃過美味佳肴,幾個人到客廳沙發里休息。

   這時服務小姐都過來,有的給斟茶,有的就跪在她們前面,捏起美人拳,輕 輕捶起推來。春月塘的小姐們此時倒也能拿捏身價,很有大家閨秀的氣派,毫不 拘謹。

   「水晶之戀,你這么追我妹子,怎么連底細都保密?」李冰是個直性子,開 口便質問。

   「呵呵,小姐姐,今天就不保密了?!顧底?,給每人遞上一張精美的名片。
   「金鼎集團總裁:張峰電話:13966688888」

   「嗯?這么簡單?」李冰沒聽說過金鼎,總想著大富豪應該一長串頭銜,見 張峰就這么三行字,掂不出輕重來,有些狐疑。

   「呀?這電話號可真氣派!」吳妍看著這不凡的電話號,估量張峰非等閑之 輩。

   美琦拿著這張名片,激動得手有些發抖,熱淚盈眶,她終于有出頭之日了, 要是能嫁給這個男人,自己將享用不盡后半輩子的榮華富貴!心里想著這些美夢, 臉不禁更紅了。

   「老板,要喝滋補鮮奶么?今天剛好有五位初乳奶母,每人一千?!?br>
   「嗯……」張峰有些遲疑,看著美琦,意在征詢。

   美琦不知這滋補鮮奶是什么?只想是鮮牛奶,但聽見每人一千的昂貴價格, 便點點頭,她不想失去一次在姐妹面前炫耀的機會。

   「好吧?!拐歐宸愿懶燉?。

   服務小姐出去一會兒,便領進五位身著中式對襟薄衫的少婦,一個個羞得滿 面桃紅,局促地低著頭,走到幾位客人面前,跪下。

   美琦和幾個姐妹感到奇怪?這是干什么?就在她們納悶的時候,這幾個豐滿 的少婦開始解開胸前的排扣。

   「???你……你們干什么?」吳妍首先驚叫起來。

   「小姐,不必驚慌,她要給你們喝奶呀,她剛生了孩子,是初乳,極有滋補 營養,美容滋陰壯陽?!狗裥〗鬮巒竦亟饈妥?,毫不驚奇。

   「???……」吳妍看看其她幾個姐妹,雖然都很驚訝!但畢竟是風月場上混 過的,倒也鎮定住了,便也不再驚慌,看著眼前的少婦解衣寬懷。

   在客人和服務小姐們的注視下,幾個少婦顯得很慌亂,羞愧得眼睛不知該看 哪里,兩手哆嗦著,費力地解開了胸襟。里面沒有再穿其它東西,大概已經洗過, 充滿奶汁的乳房鼓鼓漲漲的,很白凈,乳暈呈褐色,乳頭漲得挺起,兩只碩大的 乳房在胸襟開口處跳了出來,沉甸甸地搖晃著。

   大概剛剛受過簡單培訓,少婦們不很熟練地一條腿跪在客人身旁的沙發上, 另一條腿斜撐著地面上,自己捧起一只乳房,湊到客人面前,羞答答地說:「請……喝奶……吧?!?br>
   美琦她們驚訝地看著張峰,張峰倒是不慌不忙,伸手捏住一只乳房,嘴刁住 乳頭,吸了起來,另一只手還摸弄著另一只乳房。于是,美琦她們也學著樣子, 刁住一只乳頭開始吸吮。

   到后來,張峰干脆兩手抱住少婦的屁股,把乳房壓在自己臉上吸吮,少婦們 的薄薄衫褲,大概也是故意做成松緊帶式,張峰已經慢慢扒下這少婦的褲子,里 面自然是光光的,什么也沒穿。少婦兩手撐著沙發靠背,挺著胸乳供張峰吸奶, 卻無法抗拒張峰的手,眼睜睜被扒光了褲子,也無可奈何,大概事先也做好了思 想準備,此時只好任憑張峰輕薄。

   那幾位小姐平日被男人玩弄,此時有女人可以被她們糟盡,更是變本加厲, 都學著張峰,扒下少婦的褲子,一邊吸奶,一邊羞辱她們。

   張峰是男人玩女人,雙手撫摸著少婦潤滑的屁股,感受著那種酥癢的快意!
   有時也把手指捅進淫穴摳弄著玩,少婦被弄得扭擺肥臀,淫相盡出。而美琦 她們幾個是女人玩女人,心中充滿發泄的郁憤,所以不是要感受快意,而是要讓 眼前的少婦痛苦,羞辱。

   她們一根一根地拔陰毛,使勁掐淫唇,甚至掐陰蒂,弄得那幾個少婦痛苦不 堪,連連哀求:「大姐,求求你,輕一些?!?br>
   「哼,賤貨,姐姐我花錢買你來,就是為了玩得高興,不愿意你別來呀!」
   姐妹幾個下手更很了,直痛得奶婦們眼淚橫飛,哼哼嘰嘰地又不敢大聲叫喚。
   最后,幾個姐妹又象是怕吃虧似的,兩手掐住乳房,使勁擠干里面的奶汁!
   這才放了幾個奶婦,她們便含羞忍辱地穿上褲子,逃出這間恥辱的包房。
   一直立在旁邊的服務小姐們,倒是毫不顧忌,習以為常了,待奶婦走后,便 上來給客人擦手擦嘴。

   「哇賽!有錢就是皇上!什么都能吃喝!」李冰極其滿足地贊嘆。

   最后張峰結賬,總額一萬三千元!著實讓李冰吳妍她們吃驚不已,美琦自是 充滿驕傲!自視高她們一等。張峰就此告別,說是還有些事要辦。

   美琦嬌聲嗲氣地摟著張峰說道:「那你什么時候來看我?人家都想你了!」
   「過幾天我一定去?!顧低?,吻了美琦,也半禮貌半調戲地吻了李冰吳妍和 劉紅。

   「你可不要嫉妒呦!」張峰拍拍美琦的屁股,先行走了。

   李冰幾個立即把美琦擁圍起來,一邊羨慕她,一邊說著張峰的氣派,一邊又 鼓動著美琦趕緊把張峰搞到手,不要被別的女人搶了先。甚至還戲虐地威脅美琦, 「你要是不趕快下手,我們姐妹可要下手了?!?br>
   回到春月塘,張峰及這次豪宴還有美琦與張峰的未來,自然成了每日的中心 話題,美琦在姐妹們面前也自然金光耀眼,都更加巴結美琦,以期日后能沾些富 貴的光。

   當然美琦也被吹捧得暈暈乎乎,整日思量著如何做張峰的貴婦人?不過偶爾 也掠過一絲淡淡的憂慮,畢竟她依然還沒弄清張峰到底是什么人?而且最根本的 是張峰到底有多少錢?不會是偷來搶來揮霍空了就走人吧?

   最現實的疑問是:「張峰為何沒有車?總是打的?……哎……他什么時候能 來呢?」

   美琦躺在自己的房間里,胡思亂想著,花園溪谷好像有些濕潤?美琦不由自 主地把手捂住私處,慢慢地輕輕地揉摩起來,腕上的翡翠鐲子觸摩小腹的涼爽感 覺,使美琦最為動情!

   「嘶……嗯呀……」情不自禁的低聲呻吟飄出小小的按摩間。

              第04章姐妹互助

   在美琦的苦苦等待中,張峰終于再次光臨春月塘。美琦當然很開心,熱情地 迎進自己的小間,自是一番溫情恩愛,卿卿我我,纏綿悱惻。

   至此以后,張峰便如把春月塘當成家一樣,每天總是傍晚六點左右到來,包 宿直到第二天上午九點左右便象要上班似地離開。美琦自然夜夜伴情郎,對張峰 的愛意也日漸加深。但卻始終無法弄清這張峰到底是干什么的?到底有多少錢?
   坐在按摩床頭的美琦正溫柔地把張峰的左腳捧在懷里按摩,張峰的右腳卻探 進美琦短裙之內,勾動著大腳趾,捅弄美琦的密穴。

   「討厭!……」美琦嬌嗔地呵斥,但也僅是扭扭屁股罷了,并未躲開。
   「哎……你家住哪?」

   「嗯?……」張峰腦筋一轉,想起本地南山區是最高檔的住宅小區,便信口 胡編:「在南山小區?!?br>
   「哦幾層?」

   「嗯……三層?!?br>
   「多大面積?」

   「嗯……兩套合在一起了,大約有三百平吧?!?br>
   「就你一個人???」

   「嗯……還有一個保姆?!?br>
   「???……」美琦撇撇嘴,酸酸地說道:「哼……恐怕不只是保姆吧?」
   「就是保姆?!?br>
   「工資多少?」

   「兩千?!?br>
   「什么?是一年還是一個月?」

   「當然是一個月?!?br>
   「哼,月薪兩千,還能不陪你上床?」

   「呵呵,看你說的,人家是下崗女工,比我還大呢,我怎么會跟她上床?」
   「那你怎么給那么高工資?」

   「啊因為她很聽話,讓她干什么都行,有時在家里洗澡,她還給我搓澡呢?!?br>   「???!……大色狼!」美琦不無嫉意地使勁掐了張峰一下。

   「哎呦呦好痛!看你說的,那有什么?我還常跟她說起你呢?」

   「哦?是嗎?說什么?」

   「我說我愛上了一個女孩,就是你,還說早晚要娶你回家?!?br>
   「那……她怎么說?」

   「呵呵,她說讓我注意身體?!?br>
   「嗯?……你是不是經常領小妞回家?」

   「嘻嘻,偶爾偶爾!」張峰訕笑。

   「哼!……你氣死我了!」美琦嫉妒得不得了,狠狠掐張峰。

   「哎呦呦……別掐別掐……你進了我家門,我不就不敢領小妞了么?」
   「保姆是不是說我壞話?」

   「沒有沒有,她哪敢?她不怕你真成了女主人報復她呀?」

   「哼……」美琦內心被「女主人」的身份打動,感覺一絲甜美。

   「你家里什么樣?」

   「嗯……兩間大臥室兩間小臥室,其中保姆住一間,一個大客廳一間餐廳一 間廚房一間大浴室足能供四人同時洗浴一間健身房一間書房?!?br>
   「哇!那么大?還有健身房?我去健身吧?」美琦十分羨慕。

   「行呀,我巴不得你住進我家呢?!拐歐宥櫚廝底?。

   「來過來?!拐歐迦妹犁鏡剿繁?。

   「干什么?」

   「聊天唄?!拐歐逡槐咚?,一邊就把手探進美琦短裙之內。

   這次美琦沒有躲避,而是乖乖站著,一手還撫弄著張峰的頭發。

   「呦,這個內褲好漂亮!」張峰輕輕撫摸著窄細的三角鏤花內褲,贊美著。
   「呵呵好看么?我昨天才買的,今天專門為你穿的?!姑犁幸庀酌?。
   張峰于是摟住美琦的屁股,把她神秘的小腹貼近自己的臉。

   「嘶……好香呀!」張峰鼻子貼著陰埠,深深吸了一口,成熟女人桃源溪谷 那里散發出來的幽幽淫香,對男人是極大的刺激!僅僅聞聞,張峰的肉棒就開始 充血了。握住美琦豐滿大腿的手,一邊用拇指輕輕滑過內褲的邊緣,一邊探出舌 頭,一點一點地舔邸內褲的中線,往下再往下,直達嬌嫩的花蕊。

   張峰感覺出美琦渾身一震,內褲的中線已經浸出一條濕濕的痕跡。聽到美琦 嬌喘噓噓,張峰知道她已被撩得發情,便大膽地往下拉那內褲。

   「不要嘛……」美琦嬌羞地夾緊腿搖擺屁股,卻并未堅決制止。

   于是張峰便強行扒下她的小小內褲。

   「哇!真美!」看著眼前的女陰,玩過多少姑娘的張峰也不由得贊嘆:美琦 屬于那種嬌小玲瓏的女孩,因此蠻腰愈發纖細,幾乎兩只手對掐就能合攏,細腰 之下是極美的曲線,屁股不很肥大但卻豐滿圓翹,平坦的小腹一直伸展到陰埠, 陰毛稀疏柔軟,兩片淫唇不厚不薄,卻很長,不似普通女孩那種剛剛多出一個邊 緣,而是肉嘟嘟地垂掛下來,但卻不累贅,兩片淫唇微微閉合,顏色呈淡褐色, 顯然很少性交。豐滿的大腿緊夾之狀,尤其襯出肉蚌的嬌媚。

   張峰顫抖著手指,極其精心地輕柔滑過肉唇的邊緣,肉唇立即蠕動起來,那 種微微的過電感覺實在美妙!美琦也被撩得麻癢,性感的小嘴兒里忍不住發出低 低的呻吟:「嘶……啊……喔……」

   張峰看著殷紅的肉縫,實在忍不住口水,吞咽了一口后,便熱烈地以嘴蓋蚌, 濕熱舌頭顫抖著舔邸兩片肉唇的微縫,那肉唇便也熱情地回應,慢慢張開唇翼, 鮮嫩潤澤的蚌內蜜洞涓涓吐出淫香的蜜汁,「吱嚕嘖嘖」張峰貪婪地吸吮著,美 琦猶如被吸走了靈魂,僵挺地站在那里,竟然無法動彈分毫,連富有彈性的臀肉 都在微微顫栗。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舔邸她的肉蚌,那種絕美的快感令美琦暈眩。

   張峰舔啜良久,便扳著美琦轉過身子,兩團白皙的臀肉展現在張峰色迷迷的 眼前:這美臀亦是極品!緊緊蹙蹙,豐滿圓潤,臀溝夾得很深,很優美!忍不住, 張峰又是以舌代手,細細舔摩每一寸臀肉,臀肉的顫栗通過舌尖傳導到張峰的身 體,張峰于是也禁不住地肌肉微攣。舌尖拱進緊緊的臀溝,一點一點往下爬,美 琦只感覺一只螞蟻在沿著肉溝偷襲桃源密地。

   「美琦,你這里真是太美了!」張峰親親地贊許,美琦亦受用得很。

   「上來?!拐歐辶絞峙踝琶勞?,示意美琦上來。

   「嗯?……」美琦不甚明白,但象是被施了魔法,順著張峰的手,爬上按摩 床,再跪著騎上張峰的臉,熱氣噴涌的蜜穴立即被張峰火熱的嘴嚴嚴地捂住。一 條靈巧的舌頭立即控制了美琦的全部神經,淫唇與軟舌親密地攪纏著,蜜汁無可 控制地從蜜壺深處涌出,舌尖極其敏銳地感知著花心的狀態,恰到好處地時而撩 撥一下,每當此時,美琦便電震一下。

   一向矜持的美琦,自從出道以來,被客人如此弄,還是第一次,就是被男人 弄也是初次,以前自己時常自摸,也曾跟前男友共赴巫山,但從未如此爽麻過, 這種被一條舌頭弄得神魂飄蕩的快感,實在難以言表,只看自視清高的美琦此時 竟不由自主地雙手按摩胸乳的淫態,便知張峰的舌頭已經把美琦舔弄得失魂落魄 了!

   看見緊鄰蜜洞的小小菊門,細密的肉褶,漂亮的褐色,一下一下地抽緊,那 種蠕動是對張峰發出的熱情邀請,張峰的舌頭便急切地順著肉縫,一點一點地舔 下去,抵達菊門,美琦的屁股不由得顫抖加劇,舌尖開始在菊蕾四周清滑,菊蕾 便羞澀地縮緊,舌尖便溫柔地挑撥菊蕾的中心,菊蕾于是便稍微放松一下,舌尖 剛剛侵入,那菊蕾便又縮緊,抵抗著舌尖。

   熱情而大膽的舌尖與羞澀而嬌媚的菊蕾,來來網網,互相挑逗,終于,菊蕾 放棄抵抗,向舌尖敞開心懷,嬌嫩的直腸里分泌出帶著微微酸臭氣息的淫汁,潤 滑了嫵媚的菊蕾,舌尖便更加容易而深情地探進菊洞。

   張峰此時只感覺美琦那略帶酸臭的淫汁比極品鮑魚的漿汁還要甘美萬倍!盡 情吸啜鉆探,時而再回顧前面的淫洞,那里的蜜汁是帶著腥臊的淫香的,滋味又 是不同,一條貪婪的舌頭,在兩個令人心醉的肉洞里里外外,孜孜不倦地舔嘗品 啜。而騎在上面的美琦,已經嬌喘噓噓淫聲連連了。

   她還是第一次感受到菊門的別樣快感!十分的爽麻又十分的羞恥,但這羞恥 反過來又刺激爽麻加倍!

   「不……喔……不要……那里……臟……啊……哼呀……受不了了……」
   美琦喃喃地呻吟著,全身的嫩肉都在劇烈顫栗,只感覺肉體內正燃著熊熊烈 火,幾乎就要燒焦她那顆狂跳的心。

   張峰感到美琦快要泄了,便手托其腰,想要把她推到下面,那里一根粗壯火 熱的肉棒,正直直地聳立著。迷離的美琦慢慢下移,又被慢慢放下,就在龜頭抵 住桃源洞口的一剎那,美琦如被燙著一般,立即羞愧地躲開了。

   「不……不要……」最后的矜持使美琦不得不拒絕張峰,盡管她現在是多么 渴望那根肉棒塞滿自己空虛的腔道!

   「哦……」張峰一愣,但馬上便說:「好好,我一定要等到把你娶回家,在 新婚之夜要你?!雇壤崩鋇哪抗飪醋潘甄澈斕拿犁?,張峰想要把美琦放下 床。卻突然感覺出美琦執拗地抗拒,美琦不敢正視張峰,羞紅的臉別向旁側。
   「嗯?……我用嘴?」張峰輕聲而體貼地詢問。

   「……」美琦沒有回答,但卻不肯離開張峰的身子,這明顯是默許和暗示。
   張峰便托著美琦的蠻腰,重又移到嘴上方,充滿魔力的舌頭又開始與花唇親 吻。紅艷如相思豆般的陰核,已經膨凸,呈半透明狀,張峰的舌尖便著意攻擊這 最敏感的豆豆,美琦身不由己地激烈顫栗,在幾次強烈的抽搐過后,整個肉蚌都 開始痙攣,一股淡黃色淫汁,一下一下地強力地,噴射到張峰的嘴里和臉上,淅 淅瀝瀝的尿液也失禁地滴漏出來,張峰當然悉數舔食,不會舍棄每一滴蜜汁。
   美琦泄身了,體驗了有生以來的極限高潮!以至于好久不能起身,在張峰溫 柔的舌舔中品味著美妙的余韻,直到后來全身癱軟,被張峰輕輕抱起,放到身側, 摟進溫暖的懷抱。美琦的嬌臉深深埋在張峰懷里,喘息著,任憑張峰愛撫她的屁 股和后背,極感溫馨!

   「我愛你!」美琦終于說出這話,她已經開始動真情了!

   「我也愛你!」張峰吻著美琦的額頭,輕撫她飄逸的秀發,如絲的快感從手 掌傳遍張峰周身,「你看我的臉,都讓你給尿濕了,你得蜜汁好香甜??!」
   「嗯……別說了……羞死人了!」美琦撒嬌地扭動嬌軀。

   就這么躺了好久,美琦小鳥依人般地默不出聲,只是賴在張峰溫暖的懷里, 細細感受如丈夫般的溫暖和關懷。

   「寶貝兒!你倒是爽了,可我很難受呀!」丈夫貼著美琦耳朵輕輕地訴苦。
   「嘻嘻,我給你放出來吧?!姑犁啃叩嘏榔鵠?,整理好衣裙,開始用一雙 肉感的小手按摩套弄張峰的陽物。

   許久許久,張峰的肉棒已經很粗很硬很熱了,可就是不泄,美琦既歡喜非常, 又倍感歉意。以前也給相好的客人這樣弄過,沒有能挺住五分鐘的,這根肉棒真 是寶貝??勺約核?,卻不能讓張峰爽,美琦倒真是內疚!「你……怎么還不爽?……我手都累麻了?!?br>
   「哎……我也給你弄麻木了,用嘴吧?!拐歐蹇儀械乜醋琶犁?,美琦羞得不 行,連忙說:「以后……以后再給你弄?!顧故怯行娉?,沒有弄清張峰底細 之前,不肯獻身太過。

   「那……那怎么辦???」張峰透出幾分埋怨。

   美琦真不想讓張峰受苦,畢竟她現在開始有些真心喜愛這男人了。于是便羞 答答地說出一個折中辦法:「那……那我叫別人給你吸出來吧?不過你得給人家 買鐘?!?br>
   「嗯?……」張峰不大明白,看著美琦發愣。

   「裝什么裝?劉紅不是給你吸過?」美琦打了張峰一下,操起通話機。
   「小紅,你進來,有事,把單子帶進來?!?br>
   功夫不大,劉紅進來了。一進門,看見張峰下體赤裸地躺在床上,美琦的兩 手卻在撫弄陽物,不禁有些害羞,「嘻嘻,琦姐,你干什么呢?」

   「呀!……死丫頭!」美琦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連忙拿開手,紅著臉說: 「姐給你買個鐘?!?br>
   「嗯?……買什么鐘?給他按腳?」

   「不是,給他吸那個?!姑犁鋼改歉α⒌娜獍?。

   「???!……」劉紅頓時羞得低頭,卻說道:「你不是連按腳都不許碰他那 里么?現在怎么?」

   「去你的,我看他憋得難受,心痛他唄?!?br>
   「那……那你不會給他打手槍?」

   「哼,這家伙好厲害,打了半天都不放?!?br>
   「那……那你不會吸?」

   「去你的」美琦起身捶了劉紅一拳,「少說廢話,姐姐看你今天客人不多才 特意關照你生意的,你還賣乖?,快吸,不過只許吸,不許調情?!?br>
   「好好好,我聽姐姐的吩咐就是了,保證不撩他?!沽鹺煊謔潛闋矯犁浴∶?,俯下身子,開始撫摸張峰的陽物。

   換了個姑娘,張峰自是感覺又是不同滋味,而且兩個姑娘在場,還有種特別 的心理感受。

   「別那么撩他,又勾他花心,趕快給他吸出來就得了?!姑犁醋帕鹺煳氯帷〉馗峭龐Ω米ㄊ粲謁難粑?,有些醋意。

   「呦呦呦,小氣勁!」劉紅玩笑似地撇撇嘴,又對張峰說:「姐夫,這可不 怪我伺候不周,姐姐不讓??!嘻嘻!」說著,低下頭,張開嘴,把巨大的龜頭含 了進去。

   劉紅的口技還是不錯,只是在美琦的監督下,不敢縱情,僅僅當做任務來認 真完成,啜舔套勾,一番吸弄,張峰便再也繃不住了,熱精噴射,腰臀僵挺。劉 紅更是不怠慢,在這緊要關頭,加快速度,把粘稠的精液悉數吞下去了。

   「姐姐,我可是完成任務了,你怎么謝我?」

   張峰躺在床上享受余韻的時候,兩個小姐竟完全沒把他看成活人,只是看成 自己的工作對象而已。工作完成,便討價還價起來。

   「姐還能虧了你?拿來?!姑犁焓忠プ?。

   劉紅遞上,美琦便寫了100元,然后代張峰簽上號碼?!附o,小淫婦?!埂∶犁莞鹺?,就推她出去。

   「嘻嘻,冤枉我,還不是替你賣苦力?」劉紅喜滋滋地拿著單子出去了,走 到門口還回頭做個鬼臉。

   「謝謝你,寶貝兒!」張峰感激地摟住美琦?!膏?,謝啥?我哪舍得讓你受 苦?」說著爬上床來,拱進張峰懷里,夜已深了,倆人便卿卿我我,悄聲細語, 聊著聊著,進入甜美的夢鄉。

              第05章姐妹繾綣

   一天,美琦給張峰按摩完,倆人擁在一起聊天,美琦便繼續探問張峰底細: 「你今年多大?」

   「36了,你呢?」

   「小你十歲?!?br>
   「???那李冰怎么是你姐?」

   「哼,她都27了,我老么?」

   「哦……不不……我看你們一個賽似一個地漂亮,眼花了,看不準?!?br>   「哼,大花貓,不許你再親近她們?!姑犁刀實仄歐宓娜獾?。

   「嘻嘻,看你說的,我的心只屬于你一個人?!?br>
   「哎……你怎么沒有車?」

   「哦……打的多方便啊,不用到處費力找停車位?!?br>
   「嗯……李冰他鐵子開奧迪100」美琦的語氣有些羨慕。

   「那叫什么破車!男人啊,要么不開車,要開就要奔馳寶馬?!?br>
   「哼……」美琦撇撇嘴,沒說什么,但那意思很明顯是說:「連奧迪你也沒 有??!」

   「你們老板開那輛破豐田車,恐怕連兩萬都不值,還天天讓小服務員擦車呢?!?br>   「哼哼」美琦淡淡地哼哼了一聲,不再談論車的問題。

   「峰哥,你到底做什么生意?」

   「我么,什么都做,又什么都不做?!姑康碧傅秸飧齷疤?,張峰總是諱莫如 深。

   「那……」

   「放心,我的寶貝兒,我還養得起你?!拐歐迮吶拿犁砣淼鈉ü傻?,「你 到底愿不愿意跟我呀?」

   「嗯……你說呢?」美琦點點張峰的鼻子,也是模棱兩可地回答。

   「小琦,我是真喜歡你,但我不能欺騙你,我可以把你養起來,但不能結婚, 你愿意么?」

   「就是有了結婚證,拴不住老公,還不是一樣守活寡?」

   「呵呵,象你這么通情達理的女人,現在真少!」

   「我由于應酬,免不了風花雪月,你也能理解?」

   「哼,說實話,哪個女人能容忍這樣的老公?不過現在社會就這樣,那個有 錢男人不如此?我在這里見得多了,不這樣也沒法做生意呀,只要你對我好,顧 家就行唄?!?br>
   張峰深情地親吻美琦,「你真好!我更喜歡你了!」

   「不過,你在外面怎么花我不管,別讓我看見,也別往家里領,眼不見心不 煩?!?br>
   美琦無可奈何地摩挲著張峰的胸膛,她太了解現在的所謂成功男人了,沒見 過沒有情人的富男,就連她自己,現在不也動心做張峰的情人么?好在張峰還是 單身,比那些家里有老婆孩子的男人還要好些,結婚證不過就是一張廢紙,只要 自己有足夠的魅力和手腕,不怕拴不住他,對這點,美琦還是很有信心的,只是 自己目的明確,一身相托,總要找個真正有錢又不太無情的男人。這張峰嘛,英 俊瀟灑,有情有意,倒是個不錯的男人,只是他到底有有多少錢呢?

   「峰哥,說心里話,我也真心愛你,可是你一直都不給我透露底細,讓我心 慌得很呀!」美琦溫柔地搓摩著張峰的肉蛋,依偎在他懷里,極力想搞清她最為 關心的問題。

   「美琦,我有個原則,那就是我的女人絕不許插手我的生意?!拐歐逖洗示堋【?。

   「哼……」美琦哀怨地輕輕哼了一聲,不敢再追問下去。

   「哎……峰哥,李冰給你做泰推舒服么?」

   「嗯……挺舒服的?!?br>
   「什么時候我也能體驗一次呢?」

   「那你不會讓李冰給你推?」

   「一來不好意思,二來人家做一次要300塊呢,我怎么好意思白做?」
   「那我給你買鐘,讓她給你推?」

   「嗯……真的?」美琦忽閃著性感細瞇的眼睛,看著張峰。

   「那當然,你現在就叫她進來?!?br>
   美琦在張峰的慫恿下,半推半就地把李冰喊了進來。

   「琦妹,不會也讓我來吸吧?!估畋懶鹺斕哪鞘?,以為美琦又要讓她幫 忙給張峰瀉火。

   美琦嬌羞地坐在床邊低頭不語。

   張峰便對李冰說:「是我給你買鐘,做泰式推油?!?br>
   「???!……她」李冰面露難色,意思讓美琦知道這事,怎么好?回頭美琦 還不得埋怨我。

   「呵呵,是給她推?!拐歐逍ψ胖缸琶犁?。

   「???!……」李冰這回到害羞起來,臉紅紅的,「那……那……不……」
   說著,想溜走。被張峰一把拉住,「你別想跑,我已經買了鐘,你敢拒絕客 人?」

   「我……我……琦妹,你真要?……」李冰驚羞地看看美琦。

   「哼……怎么?不行?」美琦倒擺起客人的譜來了。

   「那……那有啥不行,既然妹妹要做,那我更得好好推了?!估畋謔寢鵪⌒呱?,開始解美琦衣扣。

   美琦也羞得滿面紅暈,偷偷瞥一眼張峰,又看看李冰,說道:「姐姐,讓你 受累了唄,嘻嘻?!?br>
   「哼!小淫婦,虧你想得出來,不過姐一定讓你好好享受?!估畋壓飭嗣饋$囊路?,自己也脫得赤條條,便爬上床來,開始用一對豪乳給美琦的后背涂油。
   李冰倒是也認真,豐滿的乳房被壓得象一團白白的軟面團,在美琦光潔的后 背一寸一寸地擠摩。

   張峰只是坐在邊上欣賞這一對漂亮的姐妹肉體,時而摸摸李冰的大屁股,李 冰便偷眼與張峰眉目傳情。

   「妹子,轉過來吧?!估畋錈犁?,美琦已經雙頰桃紅了,舌尖在慢 慢滑舔紅唇,細瞇的眼睛更加迷離。

   這時,張峰才第一次真切地看見美琦的胸乳,以前偶爾摸過,但從未看見過。
   美琦的乳房不大,象半碗奶油雪凍扣在嫩白的酥胸上,已經勃起的乳頭很精 致,呈淡淡的肉紅色,張峰愛惜地輕輕碰觸那嬌美的乳房,乳波便極有彈性地蕩 漾開去?!剛嫫?!比冰妹妹的大奶子更是撩人!」說著,還撥了一下李冰的豪 乳。

   「那當然,俺妹子是這里最漂亮的姐兒了,你要是娶了她,你就享福罷?!?br>   李冰一邊說,一邊俯下身子,乳房便壓上了美琦的椒乳。美琦卻突然抱住李 冰,性感的紅唇,蓋住了李冰的雙唇?!肝亍估畋仁欽踉趕?,便不再抗 拒,趴在美琦的裸體上,姐妹倆熱吻起來。

   張峰歪頭看著上下疊摞的兩個美女的私秘花園處,四個誘人的肉洞,各有特 點,美不勝收!不禁伸出手指,逐個挑摸起來。手指沾上涌出的淫汁,放進嘴里 吮吮,滋味各不相同。

   深吻過后,李冰繼續工作,一對軟軟的乳房擠摩著美琦的嬌軀,逐漸往下移。
   在美琦溪谷密地,李冰用乳尖滑過美琦的肉縫,美琦便渾身顫栗,兩腿不自 覺地分開,敞露著女人最隱私的地方。

   「李冰,好像還有嘴活呀?」張峰提醒李冰。李冰羞澀地看看張峰,便不再 矜持,低下頭,伸出舌頭,開始舔邸美琦的肉蚌。美琦全身的嫩肉更加劇烈地顫 栗起來,嬌嬌的呻吟也止不出沖出小嘴兒,「啊……嗯哼……咿呀……」

   李冰埋頭蹶臀的姿勢尤為惹火,屁股剛好沖著張峰,張峰豈能錯過?便用手 指玩弄李冰的兩個肉洞,有時還插進去,弄得李冰癢癢的,不住地扭擺屁股,也 不知是追逐還是逃避?

   「李冰,可別偷工減料呦?還有下邊的肉洞呢?!?br>
   張峰的食指插在李冰屁眼里,拇指插在陰道里,兩指使勁捏著兩個肉洞間薄 薄的嫩壁,捏得李冰有些痛。便不得不往下移動,舌尖掠過美琦的漂亮菊蕾。美 琦倒很配合,自己便扳起雙腿,高分八字,讓李冰盡情舔啜。

   李冰此時甚感難為情,舔客人的屁眼倒沒什么,現在舔一起做活的姐妹的屁 眼,這要是傳出去,自己臉面往哪放呀?!可是后面張峰監督呢,手指掐著肉洞, 逼迫李冰不得不舔。漸漸地李冰也放開了心情,一條靈巧的舌頭把美琦的菊蕾挑 逗得收收放放,時而舌尖還擠進菊門。

   「啊……不行了……快……」美琦開始抖動,自己揉摩著乳房,高分八字的 雙腿在無意識地亂踢,腳趾緊緊勾著,可以看出她正處在高潮邊緣。李冰的屁眼 感到張峰的手指的用力,她懂得這是張峰命她加劇刺激美琦,便強攻美琦陰蒂, 一鼓作氣,把美琦送上同性戀的高潮!

   「啊……啊……啊……啊」美琦喘息著淫叫著,蜜汁如泉涌般泄了出來, 「哎呀呀……我……要尿尿……」美琦被高潮弄得失禁,尿液已經開始滴漏了, 便想趕快爬起來下地放尿。

 
評論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