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顏淚】【作者:plaky867332】   人妻小說 
字數:40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br>                朱顏淚

  就如同傳說中的日本后宮動漫的主角那樣,我有一個高貴而優雅的母親,一個性感嫵媚的姐姐,一個清純可愛的妹妹。

  在常人看來,我已經算是享盡人間的艷福了,無論是媽媽或是姐姐亦或是妹妹,雖然不說是人間絕色,卻也是百里挑一的美人兒,單純的素顏便可完全碾壓所謂的網絡美女,更何況她們身上自然而然生成的氣質,讓我每次與她們一同出去,都是受盡了周圍人羨慕與嫉妒的目光。

  但是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我的腦子里就開始出現各式各樣地淫靡的場景,這場景的主角卻不是我,而是身材各異卻無法看清臉的一群男人們。

  這群男人們最開始僅僅是一個個模糊的景象,就如同夢中那般光怪陸離,我還惶恐地與周圍的幾位好友商量著,他們都笑話我是青春期遲到了,這時候才開始性萌動。

  但是我很明白這不是一種單純的性萌動,但我也不好意思對朋友們說夢中的主角不是我,只能含含糊糊地一笑帶過。

  但是隨著時間推移,夢境中的的畫面似乎愈發的清晰起來:媽媽雅君跪在地上,被一胖一瘦的兩個男人夾攻著,一對豐挺的乳房隨著兩個男人的動作前后搖晃,平日里嚴肅的表情被淡白色的精液所掩蓋,已經分辨不出哪兒是眼睛哪兒又是鼻子,只剩下一張小嘴,也被黝黑的肉棒所撐開,嘴角不斷地滴下涎水,喉嚨里嗚嗚地響著,像是在享受又像是在哭泣;平日里性感嫵媚的姐姐,此時卻被人呈「三明治」

  一樣,被兩個矮個子抱了起來,夾在中間,身下兩根粗大卻不是很長的肉棒隨著兩人的口號三淺一深地抽插著,一雙修長無暇的雙腿被兩人一人一只地舔弄著,一雙丹鳳美眸此時卻是翻著白眼,嘴里被塞入了口球,喉嚨里低吼著,看上去像是被玩弄壞掉的洋娃娃;而我那可愛的妹妹,此時就像是熟透的大蝦,渾身通紅,時不時地還抽搐兩下,我想仔細的看去,卻不想聽到一聲巨大的聲響:「鈴鈴鈴玲!」

  「呼,呼?!?br>
  我從床上驚醒了過來。

  「那到底是什么?!?br>
  我低下頭,雙手捂著臉,想將心理的悸動平靜下來。

  「恩?怎么褲子濕了?」

  我掀開了被子。

  我身上穿著的不是睡衣和睡褲,而是我平日里穿著的校服。

  此時我的褲子上一塊巨大的水漬,甚至有部分黏在了被子和床單上,不用多問,我已經知道那是什么了。

  「我真的,是個變態嗎?」

  我不想承認,但是卻不得不承認,因為我悲哀的發現,隨著我不斷地回想夢境,我的肉棒又有勃起的趨勢。

  「恩?」

  我看了一眼手機,將手機鬧鈴關掉,而手機上卻無情地顯示了時間:16:00!「啊,不快點收拾就糟糕了?!?br>
  我將腦海里的那個夢境扔到了一旁,慌忙地收拾起來。

 ?。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br>  「小弟?你在想什么呢?」

  熟悉的味道從鼻中傳來,於此同時,還有熟悉的觸感:「姐!你再不把我放開我就要憋死啦!」

  恩,沒錯,這就是我那性感嫵媚的姐姐——倩雪。

  不理會我的抗議,姐姐笑嘻嘻地說著:「一月才回來一次,還只能住一天,不給你點深刻的記憶,到時候你就被外面那些狐貍精給迷了雙眼,怕是再也不會回家來咯?!?br>
  「哥哥才不會被外面的狐貍精迷了雙眼,我看最大的狐貍精是你!」

  這嬌憨的口氣,恩,沒錯,一定是我那個可愛的妹妹——茹雪。

  「好了,該吃飯了?!?br>
  沈穩而溫柔的語調,那是媽媽——雅君的聲音。

  「喫」,姐姐的聲音充滿了郁悶,隨即,我又一次迎來了光明。

  「咳咳咳咳?!?br>
  我敢肯定這時候的我臉是通紅的,但肯定不是羞澀,畢竟我已經習慣了姐姐所說的「愛的擁抱」,只不過每次「愛的擁抱」

  只會讓我的肺活量更進一步——畢竟每次都是接近被憋死的邊緣。

  「哥哥你沒事吧?」

  嬌憨的語調再一次出現在耳邊,我看過去,正是我那個可愛的妹妹,一個月不見,她的臉頰依然是那么水嫩,一雙閃亮亮的眼睛擔憂地看著我,我咧了咧嘴,想要說話,卻不想被一口唾沫嗆住了,「咳咳咳咳?!?br>
  「姐姐!每次都這樣,你太過分了!」

  妹妹氣鼓鼓地撅起了嘴,而我那小惡魔一般的姐姐,嘴角輕笑著,吃吃的笑著:「嘻嘻,那是你本錢太小咯,你明明就是在嫉妒我?!?br>
  說完,還故意挺了挺胸,胸口一陣波濤洶涌,看得我臉又紅了起來。

  「哎呀呀,小弟,一個月沒見,你這是長大了嘛?!?br>
  姐姐那一對丹鳳美眸對著我望了過來,不經意般地抖著腿,她胸口的一對美乳也隨著抖動,哪怕是被包裹在了睡衣之下也依然不甘寂寞。

  「咳咳,該吃飯了,倩雪,你也註意點,那可是你的弟弟?!?br>
  終於,一家之主的媽媽發話了,姐姐撇了撇嘴,低頭吃起了飯。

  我低著頭,腦子里不由自主地又浮現出了那個夢境,趁著她們都在吃飯的時候,我偷偷地看了看她們:小妹茹雪,今年14,但生的是出水芙蓉,雙馬尾配合上嬌小的身材,略帶嬌憨的聲線,每每想起她甜甜地叫著我哥哥,我的嘴角都不由得向上揚起,小妹就像是家里的蜂蜜那樣甜又粘;姐姐倩雪,今年21,一雙長腿纖細而筆直,配合上一對多一分太肥,少一分嫌瘦的胸,在模特兒屆是出了名的麗人,而那一雙丹鳳眼,眸中帶笑,盡顯嫵媚之色,就像是家里的花卉一樣,美麗而帶刺兒;媽媽雅君,今年43,作為一位出名的商界投資人,她給人的印象就是高貴而優雅,哪怕是在家里,她也依然是優雅地,雖然已經步入中年,但是常年的保養,讓她依然散發著無窮的魅力,哪怕是身材略微缺乏鍛煉而顯得豐滿,但她飽滿的胸會告訴你成熟的滋味,媽媽就像是這個家,溫暖而沈默,但是失去了她,蜂蜜也沒有了甜味,那玫瑰也會因此而雕謝。

  為什么,我會做那種變態才會做的夢?「唔,頭好疼?!?br>
  不知道是不是被天譴了,我的頭開始劇烈地疼痛起來。

  「我吃飽了,我先回房休息了?!?br>
  強撐著身體,我慢慢地站起身來,「沒事吧?我送你回房好了?!?br>
  姐姐停下了筷子,走到我身旁將我攙扶起來,看著姐姐盡在咫尺的臉龐,我腦海里又閃現而過那段夢境,腦中的疼痛也似乎減輕了起來。

  「沒事沒事,我可能是太累了,回去休息就好?!?br>
  感受到身體多了幾分力氣,我輕輕地推開姐姐,無視了她們擔憂的眼神,自己一個人走回了房間。

 ?。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br>  劇烈的疼痛依然折磨著我,讓我無法進入睡眠,恍惚中,我似乎走進了家門,又走進了主臥室,臥室里似乎傳來了一些聲響。

  我悄然走過去,推開了臥室的門,卻只看到了這樣的場景:媽媽雅君身上穿著黑色鏤空的三點式內衣,下身穿著黑色開檔吊帶絲襪,腳上套著平日里穿著的黑色高跟鞋,靜靜地躺在床上,而躺在她身旁兩側的,則是我的姐姐和小妹,姐姐身上穿著露臍的皮質連體內衣,但是在下體處,僅僅有一張巴掌般大小的透明黑紗遮掩著,一絲絲黑色的小草如同出墻的紅杏般從黑紗旁鉆出,映襯著她雪白的大腿,而姐姐的一雙長腿上,被套上了紫色的長筒襪,順著長腿一直延伸到足尖,一雙秀足上穿著她最喜歡的那雙羅馬式的高跟涼鞋,小妹則依然穿著她那身學生裝束,但是下身的裙子似乎是被人為的剪壞了,到處都是漏洞,洞里映射出的是純白的內褲,但是內褲上鼓囊囊的,不知道里面包裹的是什么,而此時,三位美人身前,站立著五個高矮不一的男人,他們的面目模糊不清,我想盡力的去看清,立刻就是一道疼痛感傳來,讓我不知道是在做夢還是現實。

  站立在正中央的那個男人高大威猛,渾身赤裸,下身一根肉棒就像是黑人一般猙獰,而站在他兩側的是兩個矮小的男人,但是這兩個男人身材壯實,渾身肌肉發達,下身的肉棒雖然不長,但是粗壯有力,甚至比高大男還要粗不少,站在最左側的是一個瘦子,身上還隱約能看見肋骨,下身一根肉棒環繞著無數白色的突起,我似乎在哪兒聽過,那叫什么莖珍珠狀丘疹,和性病不同,而最右側的是一個胖子,他的肉棒倒是平平無奇,不過這個男人手上似乎拿著什么,不時的發出陣陣的淫笑。

  我想要上去阻止,但是身體似乎被什么抽去的力量,我想要發力,卻悲哀的發現,一旦我發力,腦子里便會傳來一陣陣的疼痛。

  這到底是夢還是現實?我相信此時我的臉一定非常的扭曲,那疼痛似乎無視了夢的基本規則,讓我根本無法使上力氣,只能無力的看著一切發生。

  高大的男人很快便忍不住了,他走上前去,摸索著媽媽的一雙美腿,而那個瘦子,則跳上了床,將媽媽擡起靠在了他的懷里,一雙手對著媽媽的一對豪乳搓揉起來,他身下的那根肉棒,不斷地蹭著媽媽的脊椎;而另一邊,兩個矮小的如同雙胞胎一般的男人,則跑到了姐姐的身旁,一左一右地將姐姐扶起,一個人的手伸向了姐姐包裹在皮衣內的乳房,另一個則將手伸進了黑紗里,我甚至能清楚地看見他用粗壯的手指玩弄姐姐陰蒂的場景;而那個胖子則站在原地,將手伸了出來,我這才看清,那是一個??仄?,而??氐畝韻笳俏夷強砂拿妹?,或者說是妹妹的內褲,那內褲根本就是具有震動功能的內褲,而小妹的表現也和媽媽姐姐不同,媽媽依然平靜,似乎沒有什么表情,姐姐則略微地皺著秀眉,小妹則緊繃著臉頰和身體,而隨著胖男人將震動的等級調高,小妹則不斷地抽搐起來,下身的內褲也被打濕了。

  男人們嘿嘿地笑著,我這時才發現,我的頭疼似乎已經消失了,但是只要我一想要反抗,腦子里就是一陣陣的抽搐和疼痛。

  但是,我又一次悲哀的發現,只要我不反抗,那么我便有一種奇怪的快感傳來,下身的肉棒也不斷地勃起,只要反抗,那么下身便會瞬間地萎縮下去。
  伴隨著男人的淫笑和隱約傳來的女人的喘息,我卻不知魂飛何處了。

 ?。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劍?br>  「不!」

  我瞬間從睡夢中驚醒。

  「還好,那只是一個夢境?!?br>
  我輕輕地吐出一口氣,但隨即,我便再也笑不出來了。

  我的內褲再一次的被我的精液所弄濕,這卻不是重點,重點便是,一旦我開始回想夢境里媽媽她們被人玩弄的景象,我的肉棒就會不斷地勃起,而只要我不想,或者只想象她們的裸體,我的肉棒卻不會有一絲一毫的精神,甚至還會有一絲絲的頭疼從腦子里傳出來。

  而夢境中的男人們已經無法記清楚模樣了,我只記得他們是如何無情地玩弄著我的家人,而我卻無力的反抗。

  「我真的是變態嗎?」

  我茫然著。

  「我該怎么辦啊?!?br>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夜蒅星宸 金幣 +8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評論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