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女麒麟俏嬌娘】(卷06)作者:喜麟風祥   其它小說 
 字數:70015


            第六卷赤腳美女艷斗情

              ?。擔?、娥媚美女

         ?。常埃埃紡輳保吩攏保比招瞧諞荒暇?br>
   「各位觀眾!各位女士,先生們!歡迎來到南京的梅花體育??!現在我們為 您直播的,是江南武術同盟,承辦的武林盟主大賽決賽!將有來自全國各地8支 隊伍進入決賽!經過抽簽,已經排定!今天將進行的,是揭幕戰!首先出場的, 是挑戰者,娥媚派!」伴隨美女主持,在臺上的吆喝,而南京的梅花體育場,已 經是座無虛席了。

   「真得要打!明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還要去挑戰?你會死的!你可知道, 白素貞,楊小箐都是什么樣的角色。在15年前,白素貞就是殺人不眨眼的女魔 頭,水昌派白玉郎的功夫,就是她一手調教的。當年楊小箐,還是一個小姑娘?!《緗裾飭礁讎肆掀鵠?,完全可以橫掃江南武林?!刮儀崛岬惱駒誶瘧?,眺 望遠方江南的水鄉韻味,一種癡迷,一種奢華,一種欲望。來到南方之后,在這 里,體會到一種水鄉的格調,整個城市,雖然一樣是金屬的建筑物,可是更加突 出來一種水鄉韻味。人造的小橋流水,溝壑,一切充滿古典韻味。

   「是的,就算明明知道不可能,一樣要打!不然娥媚的10姐妹,不是白白 的,把性命丟失在荒野上!」周水媚輕柔的回避起來。她一身優雅的長裙,充滿 了古典韻味。她涂抹了藍色的眼影,充滿了一種妖艷的風騷誘惑。

   「就好像你,明明知道不可能,麒麟門的隊伍,不可能在此番大賽復蘇!可 是你,一樣要干!你做的,就是我做的!這是娥媚的榮譽之戰!或許我會一敗涂 地!或許我會輸掉一切,可是我要為了命運,拼搏!」周水媚優雅的支撐起來油 布雨傘,她一身優雅的淡淡藍色長裙,在那里呻吟起來。她輕柔的舞動自己的腳 丫,穿上一雙白色小皮靴,風騷性感了。

   「這是我送給你的!如果我不能回來了!你就留著她,好像見到了我!」周 水媚輕柔的從自己的袖子里面,掏出來一塊手帕,她放在我的手心當中,輕柔的 攤開。

   「為了命運?可是你至少可以選擇放棄,為了你的妹妹!為了你自己!」我 眺望遠方,感覺到一種小橋流水的寂靜。

   「金陵城下水媚女,娥媚成敗看今朝!」

   「縱然敢比天下恨,水能奈何我心高!」

   我悠揚的吟誦起來,吟誦這首詩歌,既然給周水媚鼓勵,也是給我自己鼓勵。
   「我要出場了!」她輕柔的轉身離開這里,只是留下一縷淡淡的芳香背影?! 復笫?!我們出發吧!」旁邊幾個光頭的娥媚姑娘,和周水媚一起,離開這里 了,離開了休息的地方。

   「保重水姑娘!」我輕柔的握住她送給我的手帕,靜靜的放在心懷上,而那 是一個手帕,上面繡制了魚水之歡,非常得漂亮。

   「錦繡娥媚,川中女杰?!拱樗嬲氳目諍?,晃動的藍色和綠色的旗幟。藍 色代表水,而綠色代表山和樹木植物。迎風飄揚的旗幟上,炫耀娥媚的過去。
   「吧嗒~ 吧嗒~ 」空中飄舞下來,輕柔的淡淡的魚水,猶如讓人置身在重慶,
 置身在四川一個山谷之中。伴隨立體的投影,山清水秀,錦繡河山,一切如此的 充滿婀娜,充滿令人神往的韻味了。

   「嗯~ 」周水媚輕柔的赤腳,站在一個小船上,而她光了白嫩的腳丫,站在 船頭。在下面,8個娥媚女徒,輕柔的搬運托起這艘小船,在下面,她們清一色 穿上青色的衣裙,光禿禿腦袋,猶如河水之中,朵朵蓮花一樣。

   「小船流水~ 娥媚派~??!哇~ 好精彩!娥媚派主力,秀足門大師姐周水媚,
 她不僅僅是劍法卓越,而且擅長拳腳和擒拿手。曾經在沙漠之中,力戰突厥人! 還有她的妹妹周玉蘭,娥媚秀足新秀,才華橫溢的女???。她們姐妹倆個人,將 率領3個新銳,應戰實力強大的江南武術聯盟隊。哇~ 我們為她們鼓舞加油!」 美女主持在那里拍手,非常的興奮了。

   「碧水娥媚幾多憂,公子無需掛心頭?!?br>
   「水媚自當盡全力,一縷香魂解憂愁?!顧崛岬淖諦〈?,優雅的晃動 自己的腳丫,猶如在戲水一樣,她輕柔的收起來自己的油布雨傘,充滿了一種哀 嘆,一種沉浸的幸福了。

   「姐姐!」周玉蘭跟在隊伍的后面,而她手持娥媚派看家寶貝,裸女玉陰劍, 而且在她的身邊,還有好幾個女孩子,一起來?;?。

   「人在劍在!人亡劍亡!」周水媚淡淡的吟誦起來,而為了?;ふ獍尋姿卣輟≡褂霉某そ?,娥媚派施展了很多的力量,而今天,當著這么多人攜帶,也 是為了避免出現問題??墑欽餉湊幸」?,難免激發一些別人的歹意。

   擂臺,淡淡的綠色地毯,充滿了一種生機勃勃。在擂臺旁邊,娥媚派5個女 徒,還有一些旁邊的人,已經開始換衣服準備,而上場,顯然穿上長裙,不利于 比武,而她們不知道長裙下面,是否穿上內衣。

   我直勾勾的欣賞起來,我拿起望遠鏡,看著她們每一個細節,光了腳丫,輕 柔的撫摸自己的嫩腳。

   「喂!你要不要看我的腳丫!」李芳芳抬起自己的腳丫,遮掩我的望遠鏡。
   「2娘子!不要這樣,我在收集我們對手的資料!」「收集資料!光往女孩 子的嫩腳上看!我看收集資料是假的!還是喜歡那兩個小妖精!嗯~ 」李芳芳突 然風騷的,躺倒在我的懷抱當中?!趕喙?!你愛不愛我呢!」

   「娘子,我不愛你!會迎娶你嗎!只有白玉郎那種人,整天把愛掛在嘴邊, 真正的愛,是埋藏在心底,用你的愛讓別人來感受!」我輕柔的撫摸她的光頭, 我放下望遠鏡,我感覺到,有了風騷的李芳芳,我們門派的實力,增加了很多。
   「相公!奴家要收集99個美艷女子,把她們人油提煉出來!這樣我才能知 道紅蓮裸女神燈里面的秘密!還有秘密的口訣心法!還差兩個!正好是她們姐妹! 你要愛我!就幫我,把她們咔嚓了!尸體帶回來給我!哦~ 親親~ 」李芳芳撫摸 我的光頭,輕柔的親吻起來。

   「芳芳不要了!人太多了!這么多人看著!」我輕柔的反抗起來,想不到李 芳芳如此的放蕩,實在讓我尷尬無比了。

   「你一個大男人,這么羞澀!又不是第一次了!你喜歡女人的腳丫,我天天 讓你舔允哦!」她風騷的翹起自己的腳丫,就這么晃動起來?!肝椅羧趙諑逖?, 可是宮女哦。你在朝歌,我們居住那么近!你不要找外省的女孩子哦!」

   「我知道了芳芳!我們看完比賽!嗯~ 等待她們元氣大傷!這個時候,我來 對付周水媚,周玉蘭!抓住她們,送去減肥中心!抽脂,一人抽脂肪10斤!不 知道夠不夠!不夠就20斤!然后留下來給你當奴!這樣可以反復的提煉!你說 是不是!」

   「哎呦!還是相公你聰明!嗯,她們身材這么苗條,抽10斤脂肪身體還不 垮了,恩我看這樣,8斤就好了!然后下個月再抽8斤!給她們戴上鐐銬,當作 我的小奴!這樣你天天就能看她們的光腳丫了!好??!好??!」李芳芳興奮的擁 抱我,纏綿起來,親吻起來。

   「比賽之后!青城派和娥媚派,可能住宿在一起!我還有劉思薇的舊帳,要 跟青城派的少當家算!嗯!」我長長的嘆息起來,而在我的心目之中,一種惆悵, 一種悲情,實在難以忘懷了。

                 擂臺

   「第一場比賽,開始,由娥媚派的女俠方靈兒,對抗東道主,江南武術聯盟 的青蛇楊小箐!」美女主持性感的握緊拳頭,高傲的喊叫起來。

   「方靈兒,身高157厘米,體重96斤,戰績12戰7勝5負。她是娥媚 近年來的新秀女俠,在內部的選拔賽當中,成就優越,連續獲得了6場勝利?!?br>   「呀!」方靈兒光了腳丫,走上擂臺,而這是一個苗條的四川女孩子,剃光 頭發,風騷多情了。她踢動自己的白嫩腳丫,舞動自己的拳頭,快速地走上擂臺, 翻身上去。她簡單的熱身之后,燈光暗淡下來,而顯然東道主,稍后才上。
   伴隨全場一種陰森森的氣氛,在立體的投影上,沼澤,叢林,爛泥之中,一 條巨大的青蛇在蠕動。她不時吐出來舌頭,非常的害怕,蠕動的鱗片,而現在生 物滅絕,都是立體的技術投影。

   「第一場比賽,東道主~ 青蛇楊小箐。楊小箐身高158厘米,體重98斤?!∷貿ち檣呷?,以及青蛇劍,她和白素貞,是金蘭姐妹?!?br>
   「呀~ 」楊小箐光了腳丫,跑步走上擂臺,而她野性無比,穿上一條青色的 胸罩,下面穿上青色的三角褲,風騷萬分了。

   「呀!我要讓你知道,什么才是最毒的拳法!」楊小箐戴上青色的拳套,手 指頭依然能活動。

   「小箐姐姐!我們愛你!」舞動的招牌,不少女孩子興奮的搖擺手中的照片?! 感◇?!我不要你姐姐!」一個書生打扮的男人,戴上宋朝時候小帽子,一身長 袍,就這么沖下來,沖破保安的封鎖,幾乎沖上擂臺。

   「小箐~ 哦~ 只有你,才是我心目中的最愛!只有你,在我內心,永遠是最 美的!只有你~ 照亮我的心肺!只有你~ 是我,最最,最喜歡的!接受我吧!我 是小許!你姐姐暗戀我!但是現在!我決定了,我生死就愛你!小箐~ 嫁給我吧!」
 他跪倒在那里,捧起一束玫瑰花。

   「哇~ 」全場一片嘩然,紛紛的嘲笑起來了。

   「啪~ 」楊小箐抬起自己的腳丫,給他一腳?!溉ツ愕?!我是拉拉,我有我 的姐姐也就足夠了,現在我們姐妹,親昵舊時戀人!男人都滾開!」

   「帶走~ 」美女保安,拉著這個男人,給他戴上手銬,押走了?!肝沂切⌒靱 徐」他的鼻血流淌下來,就這么掙扎的,帽子也掉了,露出來光禿禿的腦袋?! 肝也蝗ソ鶘剿?!我要小箐!我要小箐!」

   「嗯~ 讓一個傻瓜破壞了心情!嗯~ 」「啪啪~ 」楊小箐兩個拳頭碰撞一下,
 光了腳丫,走上擂臺。

   「第一局!比賽規則,不能挖眼,不能打襠下!除此之外隨意!第一局10 分鐘,開始!」美女裁判簡單檢查兩個人,撫摸牙套,撫摸她們的身體,就這么 示意起來。

   「呀~ 」開局方靈兒發動了猛烈的攻擊,舞動自己的粉拳,就這么沖擊過來。
   「啪啪~ 啪啪~ 」楊小箐光了小腳丫,就這么快速的閃避?!溉ɑ箍梢?! 四川妹妹!我也是江南長大的!嗯~ 呀~ 我知道四川的女孩子,都是喜歡光屁股 在一起洗澡!嗯~ 你們娥媚后山,有一個欲女池,里面都是啦啦!」楊小箐左右 的閃避,每當方靈兒拳頭接近的時候,她總是能抬起胳膊,靈巧的抵擋起來。
   「妖女~ 」方靈兒羞愧萬分,舞動自己的拳頭,就這么抬起自己的腳丫,跳 過來抓住楊小箐?!概緙 啪~ 」她抬起自己的膝蓋,狠狠撞擊起來。

   「啪~ 啪~ 」楊小箐本能的躲避,而她努力的防護,卻冷不丁被方靈兒一肘 砸在自己的鼻子上?!膏舿 」她痛苦的后退起來,鼻子略微流血了。

   「呀~ 」方靈兒抬起自己的腳丫,飛起一腳,狠狠地踢打起來。

   「加油小箐!加油??!」白素貞在場邊,喊叫起來。

   「小箐加油!」我興奮的舞動拳頭,而李芳芳看看我,狠狠用肘部撞擊起來?! 赴ミ蟸 」我痛苦萬分,放下望遠鏡?!赴姿卣曄俏揖四?!小箐是我的舅母的金 蘭姐妹!我加油又怎么了!」

   「好相公!我就是喜歡跟你在一起!親親~ 」她輕柔的抓住我,又親吻起來?!」室馀ざ饌?,阻擋我的視線。原來期望一邊倒的局勢,竟然產生了熱鬧。
   「啪~ 」楊小箐躲避方靈兒的攻擊,整個上半場,5分種之內,都是方靈兒 追著楊小箐打。

   「呀~ 」方靈兒故伎重演,抬起自己的纖瘦白嫩美腿,一腳踢打過去?!概緙 」想不到這次楊小箐抓住她的腳丫,迎面一個直拳。

   「啪~ 」「靈蛇出鞘~ 」「嗯~ 」方靈兒痛苦的呻吟起來,翹起腳丫,差點
 被掀翻。她本能的抬起胳膊,就這么防護起來。

   「呀~ 」楊小箐沒有摔倒她,而是丟棄她的美腿,就這么沖過去,下面一個 勾拳,上面一個擺拳?!概緙 啪~ 」一連串的連環攻擊,讓方靈兒的防護,完全 亂套了。

   她光了腳丫,步伐不穩定的后退起來?!咐窗?!來??!四川的小美女,拳頭 不是很厲害!你打我!你打我,我們拼拳!躲得是孫女!」楊小箐舞動自己的拳 頭,就這么呻吟起來。

   「呀~ 」方靈兒一拳毆打過來?!概?!」砸在楊小箐地眉骨上,她痛苦的閉 眼,既然沒有躲避,也沒有后退,她的眼圈頓時青紫起來,看來這一下,力量不 小。

   「干!打這么狠!嗯~ 」楊小箐舞動自己的拳頭,一個直拳上去,可是想不 到,方靈兒回避起來,本能的用手去擋。

   「我擋你老母!讓你擋!靈蛇勾魂腳!」「啪~ 」楊小箐下面施展自己的絆 腳,勾住方靈兒,就這么上面拳法舞動起來,猶如靈蛇出鞘,招招都是致命了。
   「啪啪啪啪~ 」她的亂拳出擊下,方靈兒防不勝防,防護下面,沒有上面?!∪綣ё⊥凡?,楊小箐徒然一拳,砸在她的胃部上。

   「哎呦」方靈兒痛苦的呻吟起來,剛剛騰出來胳膊,?;ぷ約旱母共??!概緙 」楊小箐對準她的下巴,就是一拳?!高策瞺 」方靈兒痛苦的口吐血沫,牙套 都飛出來了。

   「嗯~ 嗯~ 」她頭暈目眩,就這么后退起來?!稈絶 呀~ 」想不到楊小箐逼
 近,左右兩下擺拳,又是一個重重的直拳,砸在方靈兒的面門上。這一拳實在是 太狠了~ 只聽鼻子骨折的聲音。

   「啊~ 」方靈兒一聲慘叫,頓時仰面朝天,光了白嫩的腳丫,甚至小便,順 著大腿流淌下來,昏倒在擂臺上?!赴 噢~ 」她痛苦的痙攣起來,小便失禁, 口吐血沫~ 昏厥過去了。

   「1~?。瞺?。硚?。磣?。祣?。秪?。穨?。竳?。箏?。保?!」美女裁判光了腳丫跪倒
 在那里,輕柔的拍打地板數數,她輕柔的抬起方靈兒的胳膊,而她毫無反應,癱 軟下來了?!副熱峁?!楊小箐,擊倒對手!優勢獲勝!第一局,江南武術同盟 獲勝!」

   「呀!」楊小箐興奮的過去,就這么高高的揮舞自己的拳頭,沖下擂臺和自 己的姐姐,教練,也就是金山寺的長老張大刀,擁抱在一起了。

   「場面逆轉了!這么快!」我輕柔的撫摸懷抱中的李芳芳?!復蟾鐍 你們兩 個人占據3個位子!我有票??!」旁邊一個女孩子,在那里訴說。

   「要你管!恩~ 出去!」李芳芳抬起腳丫,準備踢打對方?!桿懔朔擠?!你 一個人座兩個,我去下面看看!」我輕柔的示意,讓她坐在我的位置上。

   「嗯~ 嗯~ 」醫療救護的隊員,將方靈兒簡單的包扎,搬運下去了。
   「靈兒~ 靈兒~ 」周水媚趴在擔架上,痛苦的哭泣起來?!付圓黃?,是姐姐 害了你!是姐姐害了你!」她痛哭流涕起來,可憐無比了。

   「別哭了!準備收拾尸體吧!頭部中了靈蛇拳,就算沒有劇毒,也是致命的! 這個年頭,不知道什么小麻雀,就敢挑戰了!哈哈!」李芳芳冷嘲熱諷起來了。
   「玉蘭~ 你把靈兒送去醫院!嗯~ 帶著我們的寶貝!小梅,你來替補?!怪堋∷那崛岬牟潦米約旱難劾?,而她的內心之中一種堅定,一種責任了。

   「姐姐~ 我~ 」周玉蘭看著自己的姐姐,卻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了?!肝頤恰≈薌伊礁黿忝?,不能一起死在擂臺上!如果姐姐不能回去了,你就跟著張公子, 遠走高飛!拿著!」周水媚把裸女玉陰劍,輕柔的交給周玉蘭?!改忝親邁 」
   「嗯~ 我也來做做好事情!」李芳芳輕柔的過來,而她這個時候蒙面,顯得 萬分的撫媚。而在紅蓮寺那個時候,她頭戴人皮面具,好像一個猙獰的女巫婆?!『拖衷諭耆煌?。

   「這位姑娘是!」周水媚輕柔的詢問?!肝業模材鎰?!李氏!」我輕柔的抱 起拳頭回答?!改惴判陌?!玉蘭姑娘交給我了!可是你現在放棄還來得及!」
   「我不會放棄的!我們這次來,承載了太多的夢!承載了太多的一切!我們?。保哺黿忝瞇∈焙蛞黃鸞肓碩鵜?,我們一起剃光頭發!我記得當年我父母將我 們姐妹賣去青樓,是娥媚的師娘把我們攔截下來!收留我們,給我們剃度出家?!∥頤且黃鴯愴胂叢?,姐妹們一起修煉!我們一起吃飯,曾經很快樂!」周水媚看 著躺倒在那里方靈兒,痛哭流涕?!肝頤墻忝妹且黃鵒肺?!一起偷懶!我們還一 起下山!我記得當我第一次穿上絲襪的時候,絲襪包柔美腿的快感,我高興了好 幾天!」

   「姐姐~ 」周玉蘭痛哭流涕起來?!肝也灰?!我要留下戰斗!」

   「傻姑娘!姐姐一個人,現在是娥媚派掌門師姐!我要承擔責任,帶領你們 去戰斗。你是我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了!我不能讓你陪著我一起死!如果萬 一我死了~ 記得來給我收拾尸體!另外你就跟著張公子,當一個小奴,當牛做馬! 什么都干!要能吃苦!好好聽話明白嗎?」周水媚擁抱自己的妹妹,姐妹倆個人, 輕柔的親吻起來。

   「姐姐!對于我而言,你既然是我的親姐姐,還是我的戀人!我會的!我能 吃苦!我什么苦都能吃!記得我們在一起,偷偷吃廚房的東西!我們被抓??!被 迫吃了3天的大糞!都是你幫我的!你把我的吃了!你從小照顧我!不讓我受苦~ 你~ 姐姐,我答應你!好好活著!」她氣喘吁吁,心情無法平和的訴說。
   「玉蘭!你走吧~ 時間不多了!靈兒還要搶救呢!這里是我們的最后一點路 費,還有3000塊錢!」周水媚輕柔的把錢,放在玉蘭的手掌當中。

   「姐姐我知道了!」周玉蘭擦拭自己的淚水,萬分的感激,萬分的投入了。
   「照顧好我的妹妹!拜托了!女佛保佑你們!」周水媚輕柔的雙手合十,感 謝起來?!概鷚脖S幽?!」我輕柔的回敬?!肝頤親甙贍鎰?!」

                梅花醫院

   「病人的顱骨,嚴重的骨折!首先是太陽穴這里,裂開!鼻梁骨折,折斷的 碎塊,進入了大腦!嗯!這么說吧,需要開顱手術,而且手術之后,可能成為植 物人!最好也只有3歲兒童的智力水平,大小便失禁!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美 女醫師輕柔的在那里介紹起來?!改忝且鍪質酰。保巴蚩榍?,快點交錢!我們 還等著看比賽呢!」

   「我們只有3000~ 醫師,求求你!救救我的姐妹!求求你了!」周玉蘭 跪倒在那里,悲慘萬分了。

   「3000~ 嗯~ 不夠??!也不是我說,我們醫院也是一切追求經濟利益的!
?。常埃埃?,你們去拐角,買一口棺材好了!」

   「你~ 」我憤怒萬分,可是無可奈何了。

   「別~ 別了~ 」方靈兒痛苦的躺倒在醫院的手推車上?!副饉 為了我耽誤~
我活不了了!我中了靈蛇淫女拳!全身欲火旺盛!我不行了~ 我的經脈一點點紊 亂崩潰~ 姐姐~ 我死了~ 把我送回四川,埋葬在后山!拜托了~ 」靈兒輕柔的抬
 起胳膊,而她手中的緊緊握住一串佛珠,輕柔的跌落下來。

   「靈兒!靈兒!」我輕柔的過去,搖晃起來。

   「哎呀~ 哎呀~ 太可憐了!嗯~?。常埃埃翱榍?!」李芳芳輕柔的拿過來周玉
 蘭手中的一袋子銀幣?!付粵順櫓質醵嗌僨?!我們抽8斤!」

   「1斤500~ 」「500~ 可以去搶劫了!嗯,玉蘭妹妹!我看你小肚子 挺胖得!不如姐姐幫你抽取脂肪!你也苗條一點!女孩子都在發育!身材苗條, 男孩子才喜歡哦!」李芳芳輕柔的撫摸起來?!腹撞?,葬禮,包給我了!嗯~ 」
   「人家不要減肥了!求求你,救救我的姐妹!這是我的救命錢!求求你了醫 生!」周玉蘭跪倒在那里,痛苦萬分,悲慘無比了。

   「3000不夠了!不要妨礙我創收了!我還有一個病人等著手術,紅包沒 有給呢!」醫生轉身離開這里了。

   「好姐妹了!聽話!把脂肪抽給姐姐一點!」「我不要!不要!我不要減肥!」 周玉蘭痛哭流涕,就這么抱著床鋪,匍匐在靈兒的尸體上,哭泣起來了。

   「啪!」我一把拿走她的寶劍?!贛窶?!你姐姐說過了,把你交給我了!雖 然現在可能你無法相信,但是你,至少知道,我不會殘害你的!芳芳,我有一個 要求,讓玉蘭變成你的美女艷奴!跟著你~ 一輩子跟著你!」

   「好了~ 好了!我知道了!嗯~ 」「啪~ 」李芳芳從自己的提包里面,掏出
 來一把尖利的刀。

   「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不要了!不要了!來人??!綁架了!」

   「對不起了!芳芳你必須答應我!」我一把上去,抓住周玉蘭?!赴ミ蟸 」 想不到她嗜咬我的手指頭。

   「救命??!綁架了!我知道你是誰了!你是那個白骨精!救命??!」她痛苦 的慘叫起來,而外面的醫生,都在看比賽了,在那里興高采烈,完全忘記病房里 面的事情了。

   「過來!」我一把抓住她,抄起繩索,就這么按倒她,輕柔的束縛她的脖頸, 給她捆綁起來了?!肝匚?!」周玉蘭痛苦的哭泣起來。

   「嗚嗚~ 」她嘴巴輕柔的張開,而我扒下她的繡花鞋,輕柔的脫下她的絲襪 給她塞入嘴巴里面了?!缸邁 別出聲~ 不然你會死!相信我,我不會讓你死的!」

   「張公子,為甚么把我出賣給白骨精!我這么相信你~ 嗚嗚~ 」她痛哭流涕 起來,悲慘萬分了。

                梅花體育館

   「周水媚已經是2死,2傷了!你還不放棄!你的比賽已經輸掉了,難道你 真的要跟我打!我們姐妹倆個人,就把我們整個都給打敗了!」白素貞輕柔的站 在擂臺上,優雅婀娜。

   「妙婧尼姑!應該說白娘娘!你已經入了佛門,想不到下手還這么狠毒!」 周水媚氣喘吁吁,在擂臺上僵持起來。

   「來晚了~ 嗯~ 怎么樣了!」我湊和過來詢問?!復蟮凍だ?!」我看這個那 個禿頭的河南矮個子小老頭。

   「嗯~ 娥媚派兩死,兩傷,還有一個被送去醫院了!淘汰對方5個人以上就 算勝利,水媚是最后一個!」楊小箐光了腳丫,閑散的在場下,就這么呻吟起來。
   「大刀長老!能不能比賽之后,借一個地方說話!」我在那里呻吟?!復蠹搖《際喬慷?,沒有必要拼殺的你死我活!重要的,保證水昌派進入決賽才是關鍵! 憑借我們的實力,不過是來混一口飯吃!大家彼此都有一個方便!你說如何~ 沒 有必要在小組賽就拼了你死我活!」

   「哈哈!你們放棄不就好了!」楊小箐抱起胳膊,看著我。

   「恰恰相反!我是擔心你們不好說!你們應該聽說過,千年白骨精的故事! 我們還有風騷的欲女王安娜,我們的實力,是沒有太大差距的!」我抱起胳膊, 輕柔的訴說?!溉籩芩奈乙?!你們給她留下一條活命!」

   「條件呢~ 」楊小箐撫摩墻壁,看著我?!剛飧鰚 」我輕柔的拿出來一個立 體照片,上面就是裸女玉陰劍?!剛飫鍶頌?,說話不方便!嗯,如果張公子有 空喝茶!明天晚上如何!」

   「明天晚上我有事情!不過明天比賽之前一定有空!」我輕柔的抱起拳頭示 意。

   「呀!」周水媚沖動的過去,揮舞自己的拳頭,打向白素貞。她氣喘吁吁, 被打的痛苦萬分了?!膏舿 」楊小箐比劃一個手勢。

   「呀~ 」白素貞抬起自己的光腳丫,快速的飛起一腳,重重踢打在周水媚的 太陽穴上?!膏迆 」水媚痛苦萬分,一下子躺倒在擂臺上。

   「水媚~ 水媚!棄權!棄權!別打了!給娥媚派留下一條活命吧!」我痛哭 流涕的過去,沖上擂臺,抱著周水媚就下來了。

   「大師姐!張公子你干什么!你干什么!」旁邊一群娥媚的尼姑,紛紛過來 阻撓了。

   「嗯~ 」周水媚奄奄一息,輕柔的看著我?!肝業拿妹?!拜托你~ 」她輕柔 的撫摸我的胳膊,氣喘吁吁,一下子昏厥過去了。

   「你不會死的!你將得到永生!你將和你的妹妹,成為我組織的一員!嗯~相信我,我會給你們永恒的生命!你們會成為鬼魅艷奴,終身伴隨我!」

   「嗯~ 」張大刀一個眼色,頓時一些金山寺的尼姑,沖過去了?!改忝遣荒堋」?!搶救~ 搶救~ 」現場一片混亂,而我抱著周水媚,離開這里了。
              ?。擔?、青城搏斗

         ?。常埃埃紡輳保吩攏保踩招瞧詼?br>
   「你已經得到了周水媚的身體!嗯,我們的條件呢!」白素貞坐在我的對面, 輕柔的看著我。

   「舅母!這是你的,我把她還給你!」我輕柔的把絲綢解開,把裸女玉陰劍, 還給了白素貞?!改憧純湊饈欽嫻?,還是假的!」

   「哈哈!虧我還是跟你這么久!弄一把假的唬弄你舅母!」白素貞放下桌子 上的寶劍?!赴涯愕鑷梓氪談?!」

   「干什么~ 」我輕柔的掏出來麒麟刺?!訃舳纖?!真正的裸女玉陰劍是無法 折斷的!」

   「呀~ 」我握住寶劍,吃力的,吃力的夾住,可是半天,都沒有能弄斷?! 肝依窗?!」白素貞一把抓過裸女玉陰劍?!感◇?!用你的青蛇劍!」

   「好的姐姐!」「啪~ 」楊小箐拔出自己的青蛇劍,那是一把彎曲的劍,猶 如蛇形一樣?!稈絶 」「叮當!」姐妹倆個人,就這么對決手中的劍,可是想不 到。楊小箐后退起來,青蛇劍上面,多了一個豁口。

   「不可能!我的劍怎么會對決不過呢!難道說,這是真的!姐姐你怎么會不 認識呢!」楊小箐在那里傻呵呵拿起長劍,欣賞起來。

   「哈哈!白素貞虧我養你10多年,讓你跑了!你該不是希望瞞天過海!這 的確是裸女玉陰劍法!你說不是,讓張公子拿回去!還要對付我們不成?」張大 刀走過來,而這個矮小的河南老頭,只有149厘米高,一個地道的農民。
   「大刀爺爺!你怎么說來,也是我父親的長輩!嗯~ 張家刀的繼承人之一, 您還是好眼力!但是我絕對沒有為難金山寺的意思!這次奉獻寶貝!就是希望大 家彼此默契一下!我沒有什么附加條件!劍我可以留下!但是,我們必須進入半 決賽!大家有一個默契,不是嗎?作為跟蹤!你可以派你最得力的人,跟著我! 看看我是否有背叛諾言!」

   「我相信你,張化!這個江湖上,還沒有多少人敢對我金山寺挑戰的,就是 白玉郎他也不敢!哈哈??!白玉郎得姑姑,白素貞,現在就是妙婧尼姑!肉體這 么細嫩,嗯!你說是不是!好了,玩具結束了!把劍留下~ 你可以走了~ 」他走 過來,就這么揮舞自己的袖子,嘲笑我。

   「好!」我把裸女玉陰劍,放在桌子上?!覆還?!今天晚上,我要使用 她!我用過之后,才能給你們!如果你們不放心!我的麒麟刺抵押在這里!」我 把麒麟刺,交給白素貞?!膏舿 」

   「一言為定!比賽之后!麒麟刺換裸女玉陰劍!哈哈!嗯!這頓飯我請了! 公園里面燒烤小吃還不錯!你吃一點什么!有時候,大家不必拚殺一個你死我活! 如果我們都進入了決賽!你們就自行了斷!我還可以額外給你100萬!」張大 刀伸出來一根手指頭。

   「沒有問題,就這么說定了!不過前提上,我們必須在外面很囂張!要全勝! 你們要低調!只有這樣,最后別人都買我們勝利!然后我們故意輸掉比賽!這樣 莊家還能掙大錢!」我在那里構思和策劃起來。

   「有種!不愧是我張家得好男兒!嗯!就是這樣,大丈夫做人要識時務!不 能好像白玉郎!早晚有一天,我會收拾他,當著他的面,找人輪奸他得姑姑!你 要不要來!你不是很憎恨白玉郎嗎?我給你一個機會,你可以占有白素貞~ 占有 他的姑姑!」張大刀在那里淫笑起來。

   「我怎么說也是白素貞的外甥!這樣亂倫恐怕不好!我和白玉郎有一個本質 區別,我明白事理!嗯~ 大刀爺,告辭了~ 另外~ 我很想知道麒麟刀的下落!」

   「麒麟刀~ 嗯~ 不是在你爸爸那里!」張大刀擠眉弄眼看著我?!各梓氳斗妗±薇?!還有盔甲一套!誰擁有了,就可以戰無不勝!配合你們的獨門內功心法! 縱橫江湖好多年!」

   「問題現在是,我們只有麒麟刺!什么都找不到了!」我惆悵的感嘆起來。
   「當年我也是麒麟門的人!后來麒麟門破敗!我才流落南方!建立這么一個 金山寺!我是一個粗人!沒有什么文化!在開拓疆土上,很有問題!嗯~ 」張大 刀惆悵的訴說?!父又匾依狹?!這已經不是我的年代了!年輕人!嗯~ 我當 了武林盟主!我就幫你復蘇麒麟門!」

   「謝謝大刀爺!只是此番,最后的協調,我們要如何呢?你感覺到,如果兩 個對手讓你選擇!你會選擇誰?水昌派,或者西北武林同盟!」我在那里試探起 來。

   「西北武林同盟,她們獨步武林,憑借陰暗的功夫,橫掃江湖!我們雖然有 白素貞,楊小箐?;褂型醢材蕕鵲?,可是還是吃虧!對付水昌派,手下敗將,綽 綽有余!白玉郎最愛的就是他得姑姑!我不相信,如果有這么一個人質!白玉郎 還能做什么事情!哈哈哈!我給了他很多次機會,他也來我金山寺挑戰了多次, 手下敗將~ 」

   「白玉郎根本沒有說!江湖上面也不知道!」我輕柔的眺望遠方,內心之中 感慨起來。

   「小子,江湖上的事情,并非你什么都知道!比如說我!比如說玉郎!比如 說白素貞,還有我的金山寺!你并非知道全部,也沒有必要知道!」

   「既然如此!說得這么痛快!寶劍孝敬給爺爺!」我輕柔的把寶劍,交給張 大刀?!膏舿 」而我拿過來白素貞給我麒麟刺。我輕柔的撫摸起來,看來沒有被 調換。

   「你今天晚上,是不是要去做了娥媚和青城派!」白娘子輕柔的看著我,陰 柔的拿起針線,縫制一個肚兜,青色的肚兜上,上面有一條白蛇。

   「白娘子!嗯~ 是的!青城派侮辱劉思薇!上次我功夫卑微,慘遭蹂躪!嗯~ 這筆賬早晚要報!只有把人全部殺掉!這樣一來,才不會影響我們接下來的默 契比賽!」

   「夠狠!想不到我楊小箐已經夠狠了!你比我還青蛇還狠,想不到道貌岸然 的張公子!此番為了復興麒麟門,什么卑鄙手段都施展了!聽說你為了勾結白骨 精,竟然不惜犧牲自己愛的兩個女人!嗯~ 厲害!佩服!」楊小箐抱起拳頭,稱 贊起來。

   「無毒不狠非丈夫!以前你之所以失敗!因為你太仁慈,現在你才明白江湖 的真諦!不晚!哈哈!」楊小箐看著我,而我們彼此心照不宣的,微笑起來了。
   「要不要我幫忙!」張大刀看著我?!甘遣皇僑夢遺篩呤職錟?!」

   「謝謝大刀爺,我自己的事情自己來處理!我相信,不用裸女玉陰劍,我有 麒麟刺一樣可以!」

   「把人都殺光!就不會出來比武了!嗯~ 太絕了!這么歹毒的事情,我真的 想不到,不過今天,好像應該是你們和青城,有一場比武在天黑之前不是嗎!」
   「是的!擂臺上生死~ 各安天命!嗯~ 不過人一定要殺!」我握緊自己的拳 頭,憤恨的訴說。

                梅花體育館

   「生死擂開始!第一??!青城派眾香谷裸女林邢嫚妙!邢嫚妙呢?」美女裁 判尋找起來,而她找不到這邊的人了。

   「邢夫人,我可是重金聘請你的!你怎么說走就走呢!你一走,我們的青城 派怎么辦呢!」青城少當家的王棒棒,在那里憤恨起來了。

   「對不起!我不知道對手是鬼魅銷魂娘李芳芳!這個女魔頭,殺人不眨眼! 定金都在這里。20萬,一分錢不少,都是給你的!女兒我們走~ 」邢嫚妙帶著 自己的女兒邢小歡,離開這里了。說起來邢嫚妙,這個風騷的女子,在湖北的神 農架,建立一個眾香谷裸女林,在那里眾香溢谷,裸女成林。實在是一個銷魂美 妙的地方。

   傳說眾香谷裸女林,有8個美妙的裸女,輪流的上來,將男人的衣服脫光, 然后輪流的允吸精水戲弄,受不了的,就會精盡人亡,而在那里,能破了眾裸女 陣法地,只有兩個人。一個是陳家洛。就是昔日牡丹知府,整天跪地娘娘腔。他 實際上也是白馬寺的高僧。而在當年,陳家洛和邢嫚妙,暗結連理,兩個人私通 生下一個女兒邢小歡。

   另外一個,當今能破陣的,只有白玉郎。白玉郎雖然沒有破了邢夫人地裸女 成林陣,可是他破了8個仙女組成的裸女陣法,那個威力,應該不亞于邢嫚妙地。
   「哈哈!這么走了!不送了!」李芳芳站在旁邊,叉起腰肢,風騷的搖擺起 來。而她扭動自己的光頭,她的光頭橢圓優雅,白凈迷人。她優雅的紋眉,涂抹 了紅色的眼影。她的鼻梁尖秀高聳,性感迷人。她的臉蛋白凈,風騷迷人。她的 紅潤嘴唇誘惑,優雅迷人。她的牙齒潔白,風騷性感。

   她的脖頸白韻纖長,性感美韻。她的肩膀骨感纖潤,肌脂膩積。她的胳膊纖 軟迷人,性感誘惑。她的手腕戴上白銀骷髏的銀鈴手鐲。

   一身紅色的妖嬈衣服。那種紅色的紗裙一樣,風騷誘惑。她的穿上紅色的肚 兜。一對乳房兜聳迷人,白軟性感,她的腰肢纖軟迷人,柔和誘惑。她的小腹優 雅白軟,性感的皮紋。她的骨盆方韻,骨感誘惑。她的臀部圓韻迷人,風騷的肌 脂膩積。

   她迷人的雙腿,性感的穿上紅色的7分褲,更加顯得纖長美韻。她的大腿肌 肉緊繃,纖潤迷人。她的小腿性感纖韻,優雅的肌肉纖繃。她光了一對迷人的白 嫩腳丫,她的腳踝,戴上銀鈴,風騷挑逗了。李芳芳168厘米的苗條身高,充 滿了女性的誘惑。

   江湖上沒有幾個老人不知道她追魂鬼魅娘的。昔日在鬼域,她可是有名的鬼 娘子。

   「你~ 你~ 龜兒子的!」青城派的少主,在那里罵罵咧咧,生氣萬分了。
   「怎么!青城派是不是要棄權!主力怎么都走了!」人們議論紛紛,看熱鬧 了。

   「少派主!我好心提醒你,江湖上人們都知道了!今天晚上青城派要遭殃, 我奉勸你,為了躲避災難!還是快點回四川吧!」邢嫚妙輕柔的走過去時候,悄 聲的訴說。

   「龜兒子的,一群縮頭烏龜!不過是江湖上一些風言風語!嗯~ 我們青城派, 來自四川正宗!怕過誰!你們給我上!」他坐在那里,掏出來一根雪茄,毫不在 乎的,輕柔的點燃香煙。

   「好了!別生氣了!我來就是了!」一個女孩子脫下自己的外套,準備上場 了。那是一個不到20歲的少女,長得眉清目秀。非常的可人了,她輕柔的親吻 王棒棒,自己脫下外套,露出來迷人的內衣。

   她光禿禿靈巧腦袋,柔和美韻。她的眉毛性感細潤,優雅迷人。她的眼睛美 韻,充滿一種少女清純。她的鼻子靈巧,性感柔和。她的瓜子形臉蛋性感風騷, 白嫩誘惑。她的嘴唇小巧,性感紅韻。

   她的脖頸白皙纖潤,纖秀緊繃。她的肩膀骨感纖瘦,膩積美韻。她的手臂柔 和誘惑,緊繃迷人。她戴上青色的手套,手指頭能活動。

   她穿上一條青色的胸罩,風騷誘惑了。一對小乳房平坦兜積,軟潤的膩積優 雅。她的腰肢纖潤,平坦的浮顯肋骨。她的小腹白軟平坦,纖瘦的優雅迷人。她 的骨盆方膩,骨感誘惑。她穿上一條綠色的短褲,風騷誘惑。她的臀部圓韻,膩 積地美韻迷人。

   她的大腿白皙性感,纖軟迷人。她的小腿膩積柔和,纖韻誘惑。她光了白嫩 的腳丫,赤足走上擂臺。

   「青城派臨時換人!嗯~ 新上場的選手,是年輕的,19歲的風塵女俠卓艷 情?!?br>
   「嗨!大家好!」她靈巧的搖晃自己的美手,在那里擺弄起來。她興奮得給 下面,來了兩個飛吻,風騷誘惑了。

   「哇!想不到邢嫚妙還算識趣!不過是誰散布的消息!行動應該處于保密狀 態!」我輕柔的側過光頭,詢問這些人。

   「是的,不知道,你那么大的聲音,現在誰都知道,你要對付青城派!要知 道,你可是現在江湖上惡名遠洋的大魔頭了,先是濫殺無辜!現在投靠突厥人! 還要回來進犯中原!」林鳳娘風騷的翹起腳丫,坐在我的身邊,她涂抹自己的口 紅,風騷浪漫了。

   「鳳娘!你有信心嗎!」我輕柔的握緊她的美手,安慰起來。

   「沒有問題!第一場,我來打!我可是鳳凰仙女,昨天我剛剛去做了美容! 嗯!洗腳!按摩!就是為了今天的第一場比賽!好了,我沒有問題了,就讓我的 五刑鳳爪,好好教訓那個女孩子了!」她風騷的翹起腳丫,光了腳丫,走上擂臺。
   「第一場比賽,青城派19歲卓艷情,身高162厘米,體重102斤。戰 績是11戰7勝1平3負。她的對手是!鳳凰仙女林鳳娘,林鳳娘26歲,身高?。保叮襖迕滋逯兀梗督?。好!比賽開始!」

   「鳳娘加油!鳳凰仙女!我們愛你!」伴隨揮舞的照片,人們興奮萬分,無 法用語言來形容了。

   「上啊鳳娘!穩住你的防守,盡快解決對手!」我在那里,臺下大聲地加油 支持。

   「第一局比賽!不能摳眼,不能踢打下身……除此之外沒有限制10分鐘~開始!」

   「嗯~ 」卓艷情輕柔的伸過來拳頭,跟林鳳娘碰撞一下。

   「呀~ 」林鳳娘快速的飛起一腳,踢打在對方的肋骨上?!概緙 」卓艷情一 把抓住鳳娘的腳丫,而林鳳娘性感的翹起腳掌,搖擺自己的身體,小乳房晃顫起 來。想不到對方上來一個接腿摔。

   「啪~ 」林鳳娘快速的被掀翻身體,她靈活的翻轉自己的迷人曲線,她的女 性人體曲線,這個時候顯得靈巧誘惑,性感的后空翻,雙手支撐地板,翻轉過來?! 負美骱?,身法很快!過來!過來!」她輕柔的舞動自己的手指頭,挑逗起來了。
   林鳳娘劈叉開自己的雙腿,性感的踩在地板上,光了腳丫,風騷迷人了。
   「鳳凰仙女~ 鳳凰仙女!」人們高聲的吶喊起來。

   「呀!」卓艷情沖過去,舞動自己的雙拳,一下子快速的連環攻擊。她擺動 自己的粉拳,快速的攻擊,她抬起自己的膝蓋撞擊,用肘部擊打,招數之中,透 出來一種青城派功夫的陰狠?!蓋喑僑?!肘擊,頂膝!還有快拳!」

   「啪啪~ 」林鳳娘轉身,光腳丫踢打在她的小腹上拉開距離?!赴ミ蟸 」卓 艷情痛苦的后退起來,而她撫摸自己的腹部,疼痛萬分了,幾乎蹲在那里了。
   「來~ 來!」林鳳娘舞動自己的胳膊,她平時都是拳法見長,今天卻不用拳 頭了。大概是有意識的隱藏自己的實力?!概九緙 」她舞動自己的一個套路,性 感的比劃起來,今天鳳凰仙女,如此的漂亮,讓人忍不住多看兩眼了。

   卓艷情飛起一腳過去,她白膩大腿性感誘惑,她快速的踢打起來。她光了迷 人的白嫩腳丫,腳掌細潤。有時候欣賞女孩子的搏斗,既然是力量,還是一種美 妙,一種視覺上的享受了。

   「啪~ 」林鳳娘突然伏地,就這么下面一個掃堂腿?!概緙 」「哎呦~ 」卓
 艷情痛苦的被擊中腳踝,瘸腿的后退起來。她光了腳丫,險些跌倒了,身體都在 搖擺。

   「呀~ 」林鳳娘翻身過去,一個轉身掃腿,她扭動自己的臀部,香艷回身踢 打?!各梓氚諼??!埂概緙 」「哇~ 」卓艷情痛苦的撫摸自己的下巴,身體后退 起來。她光了腳丫,痛苦的后退起來,白嫩的小腳踩在綠色的地毯上,不停的退 縮了。

   「怎么樣!我的腿法修煉的很好嘛!」鳳娘性感的扳住自己的美腿,撫摸自 己的腳丫。她性感的扳住自己的右腿,高高的抬起,練習這種身體柔軟的劈叉, 腳趾頭還在蠕動了。

   「鳳凰仙女!鳳凰仙女!我們愛死你了!」人們興奮得高高吶喊起來了。
   「鳳娘別玩了!快速結束戰斗!打出來麒麟門的氣勢!」我在那里高聲的吶 喊起來?!阜錟?!我給你加油!」

   「我跟你拼了!」卓艷情沖動得過來,一把抓住林鳳娘?!概九緙 」兩個女 孩子,4條美腿,來回的交錯?!概緙 」卓艷情快速的一個肘擊,而林鳳娘一把 抓住她,兩個人努力的抱摔。

   「呀~ 」突然卓艷情光了腳丫,她性感的弓繃自己的雙腿肌肉,就這么身體 后仰,兩個人一起摔倒在地板上,彼此的擁抱起來?!概九緙 」

   「嗯~ 嗯~ 」兩個人持久的纏繞起來,卻沒有辦法彼此掙扎,分出來勝負。
   「分開~ 」美女裁判光了腳丫過來,輕柔的讓兩個人分開。

   「小女生還有兩下子!不出拳法,我看不行了!五刑鳳爪!」林鳳娘擺出自 己的架勢,在那里又如展翅的鳳凰仙女。

   「不好辦了!林鳳娘要出真功夫了!」下面的人,竊竊私語起來。

   「呀~ 」卓艷情沖過來揮舞自己的拳頭,突然翻身一個反扣擺拳?!概緙 」 林鳳娘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突然拳頭變成鳳爪,沉重的一把爪子她的乳房上。
   「哎呦~ 」卓艷情痛苦的慘叫起來?!岡趺醋ヅ⒆擁倪溥?!哎呦!疼死了! 女孩子那里最敏感了!」

   「當然了!」林鳳娘抓住她的胳膊,抬起自己的腳丫,狠狠一腳,踢打過去?! 概緙 」「嗚嗚~ 」卓艷情痛苦的慘叫起來,被膝蓋頂撞在自己的腹部。
   「你們都知道我的鳳爪,你們還不知道以前我的勝利,還有一個拿手的絕活! 嗯仙女纏身!呀~ 」林鳳娘一把撇住卓艷情的胳膊,翹起自己的腳丫,性感的曲 起美腿,纏擾對方的身體,上下交錯,就這么施展關節技巧,一下子夾住對方, 按倒在地板上。

   「啊~ 」那種關節幾乎扭曲的疼痛,卓艷情翹起自己的白嫩腳丫,被林鳳娘 按倒在擂臺上,只有痛苦的踢動腳丫,搓揉地板掙扎,可是無法掙扎開了。
   「投降不投降呢!不然我撇斷你的胳膊!」她性感的淫笑起來,撫摸卓艷情 的胳膊。

   「別!別!我投降!我投降!」她痛苦的含著眼淚,而她羞澀的尿水,幾乎 流淌下來了。

   「卓艷情已經投降!比賽結果!鳳凰仙女勝利!」美女裁判走過來,舉起林 鳳娘的胳膊,性感的闡述。

   「呀~ 」林鳳娘性感的舞動美手,在那里照耀起來。

   「勝利了鳳娘!我們勝利了!」

   「第二局比賽!對陣雙方!」裁判在那里示意起來?!覆揮昧?,都一起來吧! 我一個人可以應付!全部上來!我一個人來!」林鳳娘舞動自己的胳膊,在那里 興奮的訴說?!柑蘊陡鋈瞬皇鍬?!還有5個,一起上來!」

   「林鳳娘,你也讓替補鍛煉一下!這么贏得太輕松了!是不是看不起我們姐 妹了!」黃香兒在那里,叉起腰肢優雅的訴說。

   「就是該我們表現了!」風騷小護士趙敏,輕柔的也準備上臺。

   「第二場比賽!是雙打!但是根據賽制的規則,只要淘汰對方6名選手就可 以了,所以群毆也是許可得!」美女裁判解釋起來。

   「上!」青城少主王棒棒丟棄手中的雪茄冷笑起來?!肝揖筒恍盼頤牽蹈鋈恕〈蠆還忝牽掣鋈?!」

   「鳳娘,我看你剛才打累了,還是休息一下!我們姐妹應付就可以了!」黃 香兒勸說起來?!各梓朊挪荒莧媚鬩桓鋈順雋?!」

   「好??!我打下去一個再說!來??!來??!」林鳳娘挑逗的舞動自己的拳頭?! 肝銥辭喑橋傻娜?!趴下,吃屎,撫屁股!」

   「林鳳娘你太可惡了!」一個女孩子,揮舞自己的肘部,擊打過來了。
   「啪~ 」趙敏一個迎接,對準她的胸口就是一腳。她的腳丫性感迷人,她得 大腿性感白皙,充滿了女性的誘惑。而她施展媚娘消魂淫浪腳,施展女佛轉生大 法里面的絕招?!感∶?!加油!」我在臺下吶喊起來。我扔起來毛巾,興奮無比 了。

   「師妹!師妹!」幾個女孩子,抬起那個女孩子,而她痛苦不堪,撫摸自己 的胸口,躺倒在那里,呻吟起來了。

   「妖女,跟你們拼了!」4個女孩子一擁而上打3個人了。

   「看我的!嗯!」黃香兒,一下子下面一個絆腳?!趕愣閎?!」「啪 啪~ 」她快速的舞動自己的粉拳,靠近上去?!概九緙 」狠狠打在一個女孩子的 臉蛋上,然后抬起自己的膝蓋沖撞起來。

   「哇~ 」那個女孩子痛苦的翻身,躺倒在地板上,搖擺自己的身體悲慘的呻 吟起來。

   「加油!加油!」我興奮的喊叫起來,而我感覺到一股熱淚,順著我的眼眶 流淌下來,一樣的體育場,一樣的激情和振奮,一樣的萬眾矚目。在眾目睽睽之 下,不僅僅是我,更加承載了一種夢想,一種期待和希望。為了這一天,我訓練 她們,我希望她們能有所成就。我的夢想,就是在武林大會上,一鳴驚人,這是 我的夢,我的期待。而我作為一個男人,生來是不能上擂臺打擂的。我只能把自 己的祝福給這些漂亮的女孩子。她們承載了我的希望,我的夢。

   「叮叮~ 比賽結果!麒麟門優勢勝利!」美女裁判宣布起來。

   「呀!」鳳凰仙女林鳳娘,風騷小護士趙敏和黃香兒,3個人的組合,打敗 了對方5個人。她們高高地舉起雙手在擂臺上歡呼起來。

   「恩~ 嗯~ 」那些青城派的女孩子,一個個垂頭喪氣,鼻青臉腫,離開這里 了。

              ?。擔?、暗夜偷襲

        ?。常埃埃紡輳保吩攏保橙招瞧諶梓朊拋さ?br>
   「今天我們要去偷襲!也就是夜襲!夜襲作為殺手集團,是我們麒麟門的強 項??褳耐醢舭?,根本沒有把我們放在眼里!所以這次,既然可能埋下伏兵! 也有可能毫無防備,所以我們能做的,就是面對!去面對他們!斬草除根!我?!⊥獯蔚男卸?,選拔出來心狠手辣得!實際上有可能遇到我的親人,熟人!既然 是殺手,如果妨礙了我們既定的方針!徹底的消滅!」我在那里指揮起來。
   「明白了!相公!你的構思非常美妙,那么你的意思是,我去了!」李芳芳 風騷的看著我,婀娜誘惑了?!復躺閉飧鍪慮?,我最在行了!只是我最近,抓了 兩個小丫頭,還要嚴刑拷打!嗯~ 我留在這里看門!你們幾個人去好了,記得小 心哦!」

   「女佛保佑!趙敏姐姐知道嗎!相公!你要去殺人,你可是佛門中人!整天 打打殺殺得!」小翠看著我,不好意思了。

   「小翠,你明白什么,讓小敏她們知道就麻煩了!又要跟我婆婆媽媽講述大 道理了!今天最好是母麒麟吳冬梅在!可惜冬梅不在!嗯~ 也不知道她被抓入金 山寺如何了?」我輕柔的惆悵,感覺到一種哀嘆,我竟然忘記這個事情,忘記討 要吳冬梅回來了。

   「丫頭!嗯!」李芳芳叫著小翠?!改錟鍤裁詞慮榘?!」小翠看著我,搖頭 擺尾,非常的靈巧了。

   「聽相公的話!現在我們是去江湖上殺人!這樣好了,我在家里練功,你給 我保密!看這外面!至于說相公,他武藝高強,需要一個可靠的,我們自己人的 幫手!你我,雖然是主奴,可是你今天,我交代給你一個任務!跟著相公去殺人!」
   「不用了芳芳!小翠的功夫一般!我看我自己去好了!」

   「喂!我功夫可不差哦!」「可是那天你在突厥!」我看著小翠訴說起來?! 覆徽庋?,你會落王嗎!」李芳芳看著小翠?!肝業吶?,沒有一個功夫差的! 這個事情讓小敏,或者香兒知道都不好。林鳳娘又是一個大嘴巴,聰明過頭,總 是在算計,關鍵時候,一定要狠!嗯今天晚上不是練肉人,我就去了!」

   「小翠留下護法!我一個人去!」我撫摸自己的光頭,輕柔的離開這里了?!《頤擅?,穿上黑色的緊身衣,完全一幅夜晚的打扮了。

   「小心??!」小翠在那里安慰起來,而她站在門口,有些傷心了。

   「喂!殺人時候帶上我!」林鳳娘在那里,輕柔的背后喊我?!訃薷?,我 就是你的人了!怎么說我也是鳳凰仙女,我們是夫妻!我的五刑鳳爪還能幫你的 忙!小翠她們留下來好了!我去幫你!」林鳳娘一身蒙面,黑色的緊身衣,已經 準備好了。

   「鳳娘你非常能理解我?!刮易プ∫話淹淶?,就這么摸黑,出去了?!傅比弧×?,忘記我們在廣東,一起砍人!其實我早就看不慣那些人了,嫁雞隨雞,嫁狗 隨狗!你出去殺人,我跟你!不過你要聽我的吩咐,看我的眼色,我林鳳娘可是 絕頂聰明的人?!?br>
   我們住宿在組委會提供的宅院里面,這是仿照古典風格的宅院,還有流水花 園,必須是武功高強的人,才能穿越了。

   「嗯~ 」眼看巡邏的官兵過去,而我示意起來?!干先シ錟?!你輕功好!」 「啪~ 」林鳳娘踩踏我的手掌,而我雙手捧起,一下子拖著她,讓她爬行在墻壁 上。

   「啪啪~ 啪啪~ 」她的鳳爪,尖銳地在墻壁上,留下爪痕,而她快速的翻身,
 從墻頭越過。

   「啪~ 」一條繩索垂下來?!膏舿 」我撫摸抓住繩索,快速的攀爬上去。
   「嗯~ 」「來!雖然我們比賽是失利了!可是畢竟人家麒麟門,實力實在太 強大了!」一個女孩子端起酒杯,在那里問候。她風騷的一身漂亮的綠色小棉襖, 扭動自己的光頭。而她不是別人,正是王棒棒的新寵卓艷情。她性感的舉起酒杯, 躺倒在自己男人的懷抱當中,好不瀟灑了。

   一群青城派的人,圍坐火鍋旁邊,輕柔的吃飯。咕咕,一種煙氣輕柔的騰空 而起,而我們在遠處,就能眺望到宅院里面,一片歌舞升平了。

   「嗯~ 嗯~ 」幾個美艷的女郎,輕柔的光了腳丫,幾乎輕歌曼舞,在那里舞 動自己的艷麗身軀。

   為首的一個,妖嬈萬分。林鳳娘抬起光頭,她的光頭橢圓秀美,柔和的纖秀 迷人。她涂抹了綠色的眼影,紋眉妖艷性感。她丹鳳眼風騷迷人,誘惑挑逗。她 的鼻子小巧,性感纖潤。她的瓜子性臉蛋纖秀,柔和迷人。她的嘴唇紅潤誘惑, 性感細潤。她輕柔的用金色的面紗,蒙面,風騷挑逗。

   她的脖頸纖潤優雅,美韻細潤。她的肩膀骨感纖瘦,肌脂膩積緊繃。她胳膊 纖潤,柔和的風騷優雅。她手指頭輕柔的戴上金色的鳳爪,妖嬈的舞動起來。
   她的胸部被黃色的金屬胸罩包柔,她膚色略深,性感風騷。她的小乳房平膩 迷人。她的腰肢性感纖瘦,美韻誘惑。她的腹部平坦,小腹略微軟潤迷人。她的 胯骨骨感,性感美韻。她穿上誘惑的金色三角褲,風騷迷人。上面還有鳳凰張開 翅膀的圖案。她圓韻的小屁股,骨骼凸聳。

   林鳳娘光了兩條大腿,而她的大腿肌肉緊繃,性感纖潤。她的小腿纖秀靈巧, 細潤的美韻迷人。她光了腳丫,腳丫靈巧誘惑。她赤腳來回的舞動,美手輕柔的 搖擺,有如流水一樣。

   「好漂亮的孔雀舞,好漂亮的女娃子!我們有你這樣的歌女嗎?」多嘴的卓 艷情在那里詢問起來。

   「王少爺,小女子剛剛賣身貴府!請我用這杯水酒,獻給您!」她輕柔的端 起酒杯,倒上一杯水酒,一個人走過去。

   「好~ 」王棒棒端起酒杯,突然一下子潑灑起來,他抬起腳丫對準林鳳娘的 肚皮就是一腳?!噶址錟?,你的模樣以為我不知道!還敢用毒酒來害我,我殺了 你!」

   「哎呦~ 」林鳳娘輕柔的光了腳丫,后退起來?!負吆?!王棒棒,你和我丈 夫的冤仇來源一個女人!不過今天,你就要死在我手里了,拿命來!五刑鳳爪!」 她舞動自己胳膊,快速的逼近過去。

   「廢物!廢物,一群廢物,給我閃開!」他一把推開周邊的人,在那里訓斥 起來?!膏?!不是人家麒麟門太強大!是你們沒有用!沒有用!我殺了你們這些 廢物!」說著王棒棒,就這么走過去,從自己的墻壁上,抄起自己的長劍。
   「啊~ 啊~ 」幾個女孩子,一下子四散奔跑,到處逃竄了。她們光了腳丫, 到處的奔跑。

   「我殺了你!呀~ 」他追趕過來,追著一個林鳳娘,一劍刺殺過來。
   「叮當~ 」伴隨清脆的金屬撞擊聲音,想不到林鳳娘地鳳爪,一把抓住他手 中的鐵龍劍。

   「啊~ 該死~ 」他搖擺自己的長劍,頓時心里冰冷很多了?!趕氬壞僥忝欠鎩』順塹難?,也會這種邪門功夫!」

   「妖女我可是仙女!嗯~ 王棒棒你作惡多端,奸淫婦女,今天我來懲罰你! 呀!」林鳳娘施展自己的內功,一抓下去,就這么逼近過去,飛起一腳踢打在王 棒棒胸口。

   「哎呦~ 」她的赤腳踩在王棒棒胸口,輕柔的逼近在墻角。她的美足性感誘 惑,軟潤迷人了,就這么抖動自己的美腿,性感的踢打,妖艷誘惑?!膏舿 嗯~ 」
 王棒棒扭動禿頭,興奮的呻吟起來?!竿飫锎?!」他拍打自己的發達的胸口肌 肉,萬分的投入了。

   「鐵布衫!」林鳳娘快速的松開長劍,后退起來,而鮮血順著她的手指頭縫 隙,輕柔的流淌下來。

   「不錯!呀!」王棒棒一把過來,一腳踢翻了林鳳娘,舉起手中的鐵龍??場∩畢呂戳??!溉ニ臘?!」

   「啊~ 」林鳳娘本能的抬起自己的胳膊,抵抗起來?!膏賅陗 」「啊~ 」我
 揮舞手中的彎刀,砍翻一個看門的青城派弟子,殺入里面了。

   「鳳娘不要!」我沖過去,一把尖刀投擲過去,正好撞擊在刀鋒上?!付5眫 」王棒棒躲避起來,而林鳳娘快速的轉身,爬行起來。

   「嗯~ 」王棒棒雙眼迷茫,看不清前面了?!該娣壅絞?!」我掏出來隨身攜 帶的面粉,一下子投擲過去。

   「該死!該死!」王棒棒痛苦的訓斥起來,在那里咳嗽。

   「臭小子,看我的!」卓艷情過來,對于我拳打腳踢,而這個四川美女非?!〉鈉美繃??!稈?!」她穿上牛仔褲,小皮靴,風騷的風騷了?!概緙 」她一腳踢 打過來,踢打在我的肋骨上。

   「咔嚓!」我抱住她的美腿,就這么一拳對準她的面門毆打過去?!概緙 」 「怎么打女孩子臉蛋!」她痛苦的捂住鼻子哭泣了。

   「不好意思!」我丟棄開她的美腿?!溉ニ?!」她拔出自己的匕首快速的插 過來。

   「臭婊子~ 相公女人交給我!」林鳳娘一把抓過來,一把按倒卓艷情?!改恪〔皇竅M暈業姆鎰?!我給你!」「嚓嚓~ 」「啊~ 」伴隨卓艷情一聲慘叫,林 鳳娘雙手卡住她的脖頸,快速的翻轉。

   「噢~ 」卓艷情痛苦的躺倒在地板上,悲慘萬分了。

   「你給我閃開!為什么壞我的好事!為什么!」王棒棒吱吱嗚嗚,喝醉了, 嘴巴里面罵罵咧咧。

   「你個龜兒子,少說廢話!我王棒棒!功夫卓越,我怕過誰,縱橫四川多年, 沒有人是我的對手哈哈!小小的麒麟門,奈何我如何!我今天晚上,在這個府衙, 已經布下天羅地網!只要他張化敢來~ 嗯~ 我保證,站著進入,橫著出去!」他 在那里喝得醉醺醺,呻吟起來。

   「王兄你是說門外那些死人?」我冷笑起來,在那里握緊手中的刀,上面鮮 血淋漓了。

   「啊~ 死人~ 」他尷尬萬分,發現在門外橫七豎八,躺倒了一片人?!腹?!
 過來!」

   「哈哈啊~ 癡心妄想!呀~ 我不會戰敗的!」他舉起自己的長劍,一下子刺 殺過來。而在后面一個女孩子蠢蠢欲動,撫摸自己的大腿,輕柔的掀開裙子,拔 出來一把匕首。

   「叮當~ 」我一把抓住一個背后偷襲的女孩子,攔截她手中的匕首。一把輕 柔的,把她擁抱在懷抱里面?!副鴝?!」「放開我!」她拼命的掙扎,在那里呻 吟起來了。

   「好!」我一把推開她,想不到王棒棒長劍,一下子到了?!膏賅陗 」「啊~ 」那個女孩子痛苦的一聲慘叫,悲慘的被從背后刺穿了。

   「9年了!你不是一直暗戀劉姑娘!你構思一下!誰剝奪了劉姑娘的處女貞 操!誰把她鎖在地牢里面好幾年,赤裸身體反復的鞭打!女人是用來疼愛的!這 個禽獸呢~ 如果你有仇恨,就親手殺了他!」林鳳娘丟棄開卓艷情的尸體,看著 我,而她冷漠的走過去,走到一個奄奄一息的女孩子跟前。

   「不要殺我!我不會說的!我不會說的!」那個女孩子痛苦的呻吟起來,吱 吱嗚嗚了。

   「不!我漂亮嗎!」她風騷的扒下自己的面紗,冷笑起來?!鈣?!漂亮! 你是最漂亮的仙女!」那個女孩慘叫起來?!赴?!」

   「那就好!丑女人!」林鳳娘一爪下去,而那個可憐的姑娘,滿面開花,血 腥無比了。

   「王棒棒!不要怪我心狠!上次放過你,是因
評論加載中..